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2017-12-01
字体:
浏览:4次
文章简介:郭文贵前后出资18.91亿元,控制了民族证券八成多的股份.但民族证券仍属业内小券商,现金流有限.政泉的债务危机始终没有真正得到舒缓,尽管曾开出了高达约25%的投

郭文贵前后出资18.91亿元,控制了民族证券八成多的股份。但民族证券仍属业内小券商,现金流有限。政泉的债务危机始终没有真正得到舒缓,尽管曾开出了高达约25%的投资回报率,并提供地产项目的抵押,却少有金融机构敢与之合作。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2013年春,急需盘活资产的郭文贵与同由河南起家的李友决定,开展另一单更为重大的资本运作:将民族证券与李友执掌的北大方正旗下上市公司方正证券(601901.SH)合并。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2014年7月21日,合并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8月初合并正式完成,合并后的方正证券第一大股东北大方正只有30%的股权,第二大股东政泉控股占股21.86%,以2014年12月方正证券的股价估计,郭文贵的持股市值达到200亿元。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李友上世纪90年代曾经在河南省审计部门工作,彼时即与在河南做地产项目并屡屡拖欠银行贷款的郭文贵相识,并曾替郭介绍过工行的关系,也因此觉得自己与"只会盖房子的郭老七"不乏交情。两人几乎同时到北京发展,李友完成了从资本高手到成功企业家的蜕变,郭文贵则因刘志华等案,在商界人人敬而远之,惯以特殊身份与背景恐吓对手或利益相争的合作伙伴 ,动辄翻脸,动用"手段"达到目的。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精明的李友选择与郭文贵合作,原本就是各有所图,同床异梦,详情则需等李友、马建案情公布才能捋清。

一位与郭文贵有生意交集的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在重组民族证券过程中,郭文贵与李友一度好得蜜里调油,郭文贵将马建介绍给李友,三个人常常聚会。2013年5月,郭文贵无钱增资民族证券,通过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东亚信托融资,绝大部分资金用于增资,抵押物是郭文贵政泉控股的地产项目及民族证券股权。2013年10月,方正东亚信托向上海银行北京分行转让了这笔49亿元、利率13%、为期两年的债权。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此外,政泉控股还在平安信托、中诚信托各有25亿元的债务,而信托公司背后又是一些商业银行。根据方正集团向北大校方汇报的情况,政泉控股在方正的债务是80亿元,实际抵押给方正集团的资产加股票约250亿元。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两家证券公司在法律上合并完成后,政泉控股即提出要在方正证券董事会中占据5席,并要求六大部门中的三个总经理职位,方正方面一口回绝:"四个董事席位可以给你,经营权就别想了。"遭到回绝的政泉控股此时意识到,自己所有的股票和资产基本都被抵押给了方正,还失去了对昔日钱袋子民族证券的控制权,郭文贵翻脸,对李友说:"这是你下套让我钻。"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此后双方决裂,开始陷入由暗到明的口水仗乃至公开举报,政泉方面曾提出用过桥资金解除抵押,以盘活被质押的部分股票和资产,但方正集团不配合。对于郭文贵和李友的合作,一位知情人的评价是:"刺猬和刺猬怎么可能交朋友?"早在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重组前,有熟悉郭文贵的人士断言,郭文贵肯定会把李友赶走并控制公司,"李友根本不是郭文贵的对手"。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但李友并未束手就擒。一位接近北大方正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从2014年12月19日凌晨逃离北大博雅酒店,到今年1月4日被带走期间,李友曾给有关部门写信,举报郭文贵和马建。"李友把钱直接打到马建家人的账户上,证据确凿。马建被查之后,他家人也有被带走的。"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2015年1月16日,官方通报了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被调查的消息。消息人士称,马建最迟在1月7日就被带走。

财新记者获悉,继马建之后,其弟弟马龙、前任秘书亦被调查,马龙在一家金融投资机构当副总。马建已被查出有6套别墅,6名情妇和两个私生子,其中两名情妇亦为安全系统官员。在马建落马前后,安全部还有至少两名局级干部被带走。据称,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亲自掌握的一个处,居然拥有国内经济犯罪大案要案的办案及动用技术手段授权。在郭文贵、马建的内外交攻下,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的利器。该处有多名干部遭到调查。

符晓最新照片 郭文贵简历照片发家史 近况最新消息:被国际刑警通缉

魔鬼盟约

郭文贵所围猎的官员中,包括一些"与安全部门有关系"的特殊人员,这增加了他本人的神秘性,也为其商业活动提供极大便利。

有举报称,郭文贵长期以来依靠他控制的河南裕达国贸酒店、北京盘古七星酒店接触领导官员,利用酒店内的高档娱乐设施、奢侈品和色情从业者进行拉拢腐蚀,并用隐秘的音像设备摄录领导干部的不光彩一面,以此要挟。

郭文贵喜欢四合院,经常向朋友炫耀自己位于北京后海银锭桥附近的四合院,装修豪华,石材专门从意大利进口。一份评估资料显示,这套3000平方米的四合院2010年时的评估价值为7亿元。院子平时戒备森严,有20多个保镖,出入车辆都是防弹车。郭文贵在此招待高层级的显贵。

很多人还被他请去参观盘古大观顶层的空中四合院。盘古大观公寓、酒店和商业三座楼的顶部,都加建了两层坡屋顶复合式四合院,共12组。

北京市规划委2010年2月22日公布的信息显示,这些四合院是未经规划许可而擅自修建的违章建筑,共增加违法建筑面积11297.62平方米,但经事后"运作",也未让拆除。坊间传言,多位与郭文贵熟悉的领导、商人在盘古大观拥有可鸟瞰奥运村的空中四合院。据悉,某官员的女婿、一位投资界的知名人士就买了一套四合院,但抱怨不能过户。

多位接近郭文贵的知情者告诉财新记者,郭文贵总是笑脸迎人,但城府太深,乍见之下往往给人留下友善的好印象,下手却十分老辣无情。

"圆脸、大耳朵,很有佛相,也经常对人说自己信佛,还说会气功。"一位与郭文贵有过商业合作的"老江湖"称,"但他说的话不可信,连自己的出生地都能编出不同的地方来。"

"老江湖"的说法还包括:郭文贵经常给人偷录,所以也防范别人偷录自己;很少离开自己的盘古七星酒店和四合院,即便参加公开活动,也提前通知不允许拍照,加之搞定了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大佬,很长一段时间,网上极少能搜索到他的信息,更难找到他的照片。

郭文贵不是不知道"魔鬼盟约"的险恶。在2006年"初尝禁果"反败为胜后,一位记者曾经采访过郭文贵,郭文贵称,自己去中纪委,兜里随时揣着准备自杀的毒药。当时他曾慨叹:"做记者还可以凭良心,商人就像坐台小姐。永远不要经商。"

但他自己已经走得越来越远。

如果从河南裕达国贸大厦算起,郭文贵在20年间构建了数百亿元的庞大资产,虽然这些资产缺乏流动性和足够的现金收益。他在2014年的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中以155亿元的个人资产,从2013年的第323名(58亿元身家)飙升至第74位。

目前,郭文贵已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音信。这会是他最后一次流亡吗?

《财新周刊》财新实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于宁刘冉插图

牛晨明2015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