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手下周宇驰的悲惨结局 叛逃失败开枪自杀

2017-07-17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提要:黎明前的山区静得出奇,四处既没有人语鸟鸣,也没有车马之喧.三人平躺在高粱地里,只听见周宇驰有气无力地喊道:“林彪万岁!林立果万岁!一.二.三!”紧接着是三

林彪手下周宇驰的悲惨结局 叛逃失败开枪自杀

提要:黎明前的山区静得出奇,四处既没有人语鸟鸣,也没有车马之喧。三人平躺在高粱地里,只听见周宇驰有气无力地喊道:“林彪万岁!林立果万岁!一、二、三!”紧接着是三声清脆的枪响。周宇驰和一名同党顿时脑浆迸裂,结束了罪恶的生命,而另一个同党却将枪口举向天空,放了一空枪。

周宇驰是林彪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之一。他曾协助林立果密谋发动“五七一工程”武装政变。阴谋败露后,林彪出逃,坠机于外蒙温都尔汗。周宇驰等人也于当日,窃取国家大量机密文件后乘坐直升机实施第二次叛逃,由于驾驶员陈修文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并与之坚决斗争,致使叛逃失败,周宇驰最终自杀。

参与组建“联合舰队”

周宇驰生于河北省乐亭县姜各庄。从小能言善辩、颇有心计。1967年3月林立果来到空军,极想培养年轻干部作为自己的党羽,周宇驰不但年轻,更懂得溜须拍马,所以成为林立果的重点培养对象。被林立果看上后,周宇驰青云直上,不久就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

随着鼓吹“天才”论等阴谋被毛泽东识破和设国家主席议案被毛泽东否决,林彪及其集团意识到靠和平手段夺权已很难实现,于是决心发动武装政变。1970年5月2日,林彪接见了林立果集团骨干成员。

次日,林立果在林彪的支持下秘密组成“五七一工程”武装政变骨干军事力量。由于林立果受到日本影片《山本五十六》的影响,便将此组织取名为“联合舰队”。“联合舰队”成立时,林立果用严厉的目光扫了室内每一个人一眼,然后拍着腰里的五四式手枪高声说道:“现在决定武装起义,代号为‘五七一’工程,这里是指挥部,王飞是北线总指挥,从现在起,王飞就是空军司令,刘世英就是空军副司令。”周宇驰在一旁补充道:“这是斗争的需要!”

林立果在“联合舰队”的地位是“康曼德”(英文是指挥官的意思)。1971年9月8日,武装政变前夕,林彪亲自颁布“手谕”:“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而林彪见到周宇驰本人时,不但说了“你是开国功臣”之类封官许愿的话,甚至趴在周宇驰的肩膀上,老泪纵横地说:“我们全家老小的性命都交给你了!”一时间周宇驰感激涕零。由此可见林彪对周宇驰的重视。

周宇驰提议来个“第二个皇姑屯事件”

武装政变前夕,林立果提出了三种政变方案:第一是用火焰喷射器、四O火箭筒打火车。当时,周宇驰为了表示赞成,补充道:“火焰喷射器这家伙厉害,可以烧透几寸厚的钢板!”第二是用100毫米口径的高射炮平射打火车,同时,要教导队以抢救主席为名往上冲。第三是让王维国趁主席接见时动手。

林立果讲完后,全场研究这三条方案的可实施性。当时,江腾蛟走到林立果面前伸出一个巴掌说:“这三条都能用上,可能有五、六分的把握。”突然,周宇驰把拳头使劲砸在茶几上,说:“有七分把握就可以干!”

然而林立果做这事是拿他和林彪的身家性命做赌注的,要求必须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周宇驰便又提议:用火烧机场油库,然后带部队去救火,浑水摸鱼把主席抢走。接着又补充道:“这个办法不行,还可以乘主席专列通过时炸铁路桥,学炸张作霖的办法,制造出第二个‘皇姑屯事件’。”最后,林立果决定:要把炸桥梁、烧火车、暗杀、绑架、轰炸等一切手段都用上,把匕首、炸药、冲锋枪、火焰喷射器、高射炮、飞机等等所有能用的武器都用上,“不成功便成仁!”

然而,1971年8月31日,毛主席乘坐专列到南昌时,对吴法宪、周宇驰等人反常的活动,有了警觉。9月11日,他的专列突然离开了上海,回到北京,林彪反革命集团根本来不及反应,政变计划就此宣告破产。得知这一消息后,周宇驰抓起一个酒瓶子,狠命地摔在墙上,气急败坏地说:“等‘十一’那天,老子他妈的开着直升机去撞天安门!我不得好死,他也别想好活!”周宇驰之穷凶极恶可见一斑。

第二个“9·13”叛逃

1971年9月13日,随着毛主席一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让他去吧”,林彪得以乘机叛逃国外,最终坠机。在林彪叛逃前,林立果跟周宇驰通了电话:“首长决定立即北上,你们想办法马上走!”北上是事先约好的暗号,意思是去苏联。接到林立果电话后,周宇驰垂着脑袋哀叹:“现在形势急转直下,更别说当什么政治局委员之类的妄想了!”在当阶下囚与卖国贼之间,周宇驰选择了后者。13日凌晨1点40分,周宇驰驾驶北京牌吉普发疯似地冲出空军学院大门,顺着公路开往北京郊区的沙河机场,车上载着几名林立果的骨干。

来到机场后,周宇驰等靠着林彪之前写的“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的手令,欺骗了机场的领导,搞到了一架最好的3685号直升机,在加满油后,又欺骗飞行技术最优秀的飞行员陈修文为他们驾驶。

2点52分,飞机起飞,周宇驰坐在后排领航员的位置上。周宇驰用命令的口吻对驾驶员说:“航向320度。”陈修文一惊,说:“不对吧,你不是说要到北戴河去向首长汇报吗?320度,正好相反啊?”此时,沙河机场和西郊机场已向飞机发出呼叫,周宇驰掏出手枪威胁:“不准回答,不准开灯!”陈修文没有说话,表面上按照周宇驰要求的做,可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想办法生擒这伙卖国贼,把他们交给党和人民审判!空军指挥所已经发现了这架飞机的航向———直奔中蒙边境,便把情况如实汇报给了周总理,周总理当即命令:“把直升机截回来!”

空军的歼击机疾速起飞,可由于能见度太低,直升机上又没有灯光,歼击机找不到目标。不过,能见度低却给陈修文创造了一个绝佳的驾机返航的机会。当时3685号直升机已经飞到了张家口上空,眼看离中蒙边境不远了,陈修文装作很着急的样子:“油量不够,下去加油吧。”说着便推着驾驶杆往下降,可狡猾的周宇驰立即威胁道:“不能降落!往下降谁也别想活!”接着又说:“林副主席已经坐三叉戟去乌兰巴托了,你们不要怕,出了国境就行。”

陈修文见迫降不行,便准备左转弯返航。正在这时,一架歼击机正好从直升机的下方飞过,陈修文便说:“有飞机攻击我们。”趁周宇驰惊慌地四处张望之时,陈修文关掉了磁罗盘照明灯,并把罗盘拨了180度。警觉的周宇驰忙问:“方向怎么变了?”陈修文就说:“有飞机攻击我们,做机动飞行。”周宇驰发现罗盘针上指针不对,陈修文说:“罗盘故障,失灵了。”

就这样,陈修文靠着机智与勇敢,巧妙地将飞机又开回了北京。当周宇驰又看见北京城的灯光时,大叫:“怎么前面是北京?怎么又回来了?”陈修文却冷静地说:“不是。”周宇驰取下耳机,绝望地怪叫着:“你骗我!你骗我!”可已经来不及了,这架直升机在加满油的状态下一次最多飞行700公里,现在已经飞了600多公里,再也无法飞出国境了!陈修文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黎明前的黑暗

飞机在沙河上空连转了几圈,周宇驰迫于无奈,只好同意飞机降落在怀柔县山区。当直升机下降到离地面还有20米时,陈修文猛地转身扑向周宇驰,周宇驰早有防备,对着陈修文连开了两枪。陈修文倒在血泊中。

6点47分,飞机倾斜着迫降在荒芜的草地上,周宇驰的同党争先恐后地冲出直升机。当时,不知是谁的枪走火了,一枪打中了周宇驰的左手腕,周宇驰疼得惨叫了一声:“妈的,为什么乱开枪!”简单包扎后,看着旁边残损的直升机和怒目圆睁的陈修文的尸体,周宇驰无奈地叹了口气:“飞是不行了,咱们走吧。”

世界虽大,但已无这些叛徒的容身之地。周宇驰和两个同党相互搀扶着走了一阵子,周宇驰累得实在不行了,就坐在高粱地里呼哧呼哧地喘粗气。过了一会,周宇驰沮丧地说:“看样子,走是走不了了,咱们今天要死在这里了。”三个人沉默了一阵后,周宇驰又说:“死有两个死法,你们怕的话,我先把你们打死,然后我自己死,你们不怕的话,我们都自己死。”两个同党看着周宇驰那黑乎乎、恶狠狠的面容,都愣住了,其中一个说:“还是自己死吧,你喊一、二、三。”另一个同党点点头,算是同意。

黎明前的山区静得出奇,四处既没有人语鸟鸣,也没有车马之喧。三人平躺在高粱地里,只听见周宇驰有气无力地喊道:“林彪万岁!林立果万岁!一、二、三!”紧接着是三声清脆的枪响。周宇驰和一名同党顿时脑浆迸裂,结束了罪恶的生命,而另一个同党却将枪口举向天空,放了一空枪。

周宇驰36岁的人生悲剧,就这样落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