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克天下足球 天下足球 关于恩克(天上的门) 的解说词

2017-10-25
字体:
浏览:16次
文章简介:汉诺威96队的队长,德国国家队的国门,一个尽责的丈夫,一个慈爱的父亲:不管是哪一个依恋,都没能成为恩克留下的理由. 2009年11月10日,恩克选择了以最极端的 ...

汉诺威96队的队长,德国国家队的国门,一个尽责的丈夫,一个慈爱的父亲:不管是哪一个依恋,都没能成为恩克留下的理由。 2009年11月10日,恩克选择了以最极端的方式与世人告别。他迎面走向了急速驶来的火车,把震惊和感怀留给了世界足坛,把谜团和歉意留在了身后,更把悲伤和心碎留给了每一个爱他的人。

在出事地点的十几米外,停放着恩克的奔驰旅行轿车,里面放着他的遗书,在离它二百米外的地方,他在三年前不行夭折的爱女,早已入土为安。

而二点五公里以外,他和妻子的小屋,还在夜色中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三十二岁的恩克,选择在夜幕刚刚降临时告别。而他带给世人的震惊,则像是隆重的黑幕,笼罩着整个德国。人们不禁要问,这个生活事业都还算如意的男人,为什么会生活在绝望当中。

在恩克去世十九小时后,恩克的妻子特蕾莎,坚强地出现在了公众面前。虽然几次哽咽无法继续,但她强忍悲痛,把恩克六年来经受抑郁症折磨的事情公之于众。 “他始终不愿承认自己的抑郁病情,这对我们是最艰难的。

他总是感到害怕,害怕失去足球和我们的家庭。” 特蕾莎以为,爱可以让他们共度难关。正如同三年前,当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在一次手术中夭折时,他们...汉诺威96队的队长,德国国家队的国门,一个尽责的丈夫,一个慈爱的父亲:不管是哪一个依恋,都没能成为恩克留下的理由。

2009年11月10日,恩克选择了以最极端的方式与世人告别。他迎面走向了急速驶来的火车,把震惊和感怀留给了世界足坛,把谜团和歉意留在了身后,更把悲伤和心碎留给了每一个爱他的人。

在出事地点的十几米外,停放着恩克的奔驰旅行轿车,里面放着他的遗书,在离它二百米外的地方,他在三年前不行夭折的爱女,早已入土为安。

而二点五公里以外,他和妻子的小屋,还在夜色中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三十二岁的恩克,选择在夜幕刚刚降临时告别。而他带给世人的震惊,则像是隆重的黑幕,笼罩着整个德国。人们不禁要问,这个生活事业都还算如意的男人,为什么会生活在绝望当中。

在恩克去世十九小时后,恩克的妻子特蕾莎,坚强地出现在了公众面前。虽然几次哽咽无法继续,但她强忍悲痛,把恩克六年来经受抑郁症折磨的事情公之于众。 “他始终不愿承认自己的抑郁病情,这对我们是最艰难的。

他总是感到害怕,害怕失去足球和我们的家庭。” 特蕾莎以为,爱可以让他们共度难关。正如同三年前,当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在一次手术中夭折时,他们也曾痛苦万分。但在短短六天后,恩克就站在汉诺威队的门前。

只是在他右手手腕上,从此刺上了女儿“Lara”的名字。 但这道刺青,终究像一根刺,深深扎进了恩克的心里。后来的每一天,他们都会到女儿的墓碑前看她。直到今年五月,在女儿去世32个月后,他们终于又收养了一个女婴,仍然为她取名为“Lara”。

也正是为了这个女婴,恩克更加不敢向公众坦白自己的抑郁病情。他怕失去“Lara”的抚养权,他怕离开心爱的足球,他怕面对那些或疑惑、或怜悯、或躲避、或鄙夷的面孔。

爱没能带恩克走出泥潭,这是特蕾莎最不愿看到的事实。 恩克心中的第二道刺是足球。1996年,19岁的恩克从家乡耶拿来到德甲球队门兴格拉德巴赫。但连续两个赛季,恩克并没有获得上场机会。

直到98至99赛季,他才成为球队的主力门将。但32次出场,没能给恩克带来荣耀,门兴脆弱的防线,让他们在整个赛季丢掉了79个球,失球数居德甲之首,最终没能逃过降级的厄运。不过这却是恩克成长最快的三年,此时的恩克牢牢占据着德国U21的主力位置。

正是看中了恩克的潜力,99到00赛季,恩克接到名帅海因克斯的召唤,加盟了葡超豪门本菲卡队。成为了第一个从德国远渡到葡萄牙的德国球员。这是恩克最为开心的一段国外生活。

作为本菲卡队的队长,他真正感受到了球迷的爱戴。三年内,他77次代表本菲卡队出战葡超联赛。只可惜,此时的本菲卡队正处于风雨飘摇当中,联赛取得的最好成绩也只是第三名。2002年,恩克与顶级豪门巴萨罗纳签订三年合约,但在范加尔的教鞭下,恩克只代表巴萨出场过一次国王杯的比赛,一场联赛和两场欧冠联赛。

长达一年的板凳生涯,让恩克感受到了空前的职业压力。梦想的起点,正是在此时,化作了悲剧的开幕式。再也无法主宰命运的恩克,成为一叶扁舟,任由现实吞噬了他的理想。

一年后,身不由己的恩克被租借到了土耳其费内巴切队。但他只上场参加了一场比赛,就因为0:3惨败给伊斯坦布尔体育队,受到本方球迷焰火和酒瓶的攻击。

这深深伤害了恩克的自尊。而抑郁症,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此时伸向了恩克。痛苦的恩克,选择了返回西班牙。2004年1月,恩克被再次租借到西乙球队----特瑞里费队。正是在特瑞里费队半个赛季的出色表演,让他再次吸引了德国球队的目光。

2004年6月,恩克终于重返德甲,加盟汉诺威队,也开启自己球员生涯最为辉煌的时刻。这是恩克志得意满的一年,女儿的呱呱坠地让恩克看到前所未有的希望。赛季末,恩克当选德国年度最佳门将,更让他体会到事业成功的喜悦。

2006年12月,汉诺威俱乐部与恩克续约三年。29岁的恩克在11年的职业生涯后才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续约,可谓感慨万千。2007年,三十而立的他,当选为汉诺威的队长,更重要的是,国家队的大门终于向他敞开。

恩克第一次进入德国队出征欧洲杯的大名单,名字仅位于莱曼之后,成为国家队的二号门将。虽然最终没能在欧洲杯上出场,不过在莱曼退役后,恩克成为了一号。在与德国的年轻一代阿德勒、诺伊尔的竞争中,国家队的主教练勒夫把天平倾向了大器晚成的恩克。

十三年的等待,在经历了无数痛苦与失意后,上天终于把机会交还给了他。掌握自己的命运,恩克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把目标锁定在了2010年,南非是个并不遥远的梦。

这时,一次意外的手部骨折,让恩克远离了国家队。他没有气馁。在经历了七个月的挣扎和努力后,恩克跟随德国国家队来到上海。在与中国队的比赛中,头部受伤的恩克依然坚持打满了90分钟。

蒿俊闵开场第5分钟的进球也成为恩克在国家队的最后一个失球。这或许是恩克与中国球迷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 上天对恩克的眷顾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短到只有720分钟,那是八场比赛的长度。2009年9月,当勒夫已经把恩克的名字写入德国队与俄罗斯队最后一场世界杯预选赛的大名单时,严重的肠道细菌感染再次摧垮恩克。

这究竟是命运的巧合,还是上天的愚弄。 “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我已经经历了很多。我不知道,我的生活在被谁操控,我只知道,我终究无力改变”。

——恩克 63天后,恩克回到了德甲赛场。10月31日,汉诺威1比0击败了科隆队。11月8日,汉诺威2比2战平了汉堡,恩克表现完美。在与汉堡队的比赛结束后,恩克走向了观众席,犹如十四年中的每一场比赛后,面带微笑的他,向球迷击掌道谢。

可确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次的道别,与以往不同。这是他最后一次,面对数以万计为他欢呼的球迷。这个内敛、低调、温文尔雅、乐于助人的好好先生,这个永远把球迷的爱看做上天眷顾的儒雅绅士,在两天后,与我们永别。

想念,每一个爱他的或不曾爱过他的人;悲伤,每一个了解他和对他不曾所知的人。当飞速的火车再一次在黑夜中穿过,当教堂的钟声再一次在祈祷中想起,那是数以万计的人在祝愿恩克安息。

在遥远的葡萄牙、西班牙,在曾经伤害过他的伊斯坦布尔,在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许许多多的人在为他祈祷。在汉诺威,恩克的一号球衣将被俱乐部永久封存。鲜花和蜡烛装点着整座城市,三万五千人在黑夜中自发聚集,那是想要陪伴他的人群。

如果恩克知道,为他心碎的人,又何止这些,他还会选择这条不归路吗?在他生活的只有六百人的小镇里,安静依旧。但他和妻子养的八条狗,却再也等不回男主人。

这是他在葡萄牙和西班牙街头捡回的流浪狗,他把它们带回了德国。善良的恩克像爱惜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惜所有动物,却只忘了爱惜自己的生命。 11月10日,正是德国国家队集结的日子,但是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去触动足球。

德国足协取消了周六与智利队的友谊赛。在这样的时刻,没有人再去关注一场比赛。我们看到的,是在德国足协新闻发布会上,比埃尔霍夫难以抑制的泪水;是在恩克的追思会上,巴拉克和勒夫低垂的脸;是十万人在汉诺威体育场为恩克举行的告别仪式;更是在人群后,女儿的墓碑旁,妻子孤独的身影,和母亲代她写给女儿的话:“Lara,爸爸来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