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西家人如何评价三毛 三毛家人:仍不懂三毛为何走 她表面风光心里苦

2017-06-26
字体:
浏览:13次
文章简介:中新网北京6月26日电 (记者 应妮)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办的三毛纪念研讨会26日在京举行.三毛的弟弟陈杰与姐姐陈田心与众人分享了他们关于三毛 ...

中新网北京6月26日电 (记者 应妮)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办的三毛纪念研讨会26日在京举行。三毛的弟弟陈杰与姐姐陈田心与众人分享了他们关于三毛的记忆,令人感动。

小弟弟陈杰和众人分享了童年趣事,说自己小时候二姐三毛和大姐陈田心的玩具,“她们常常拿小皮球,在家里地板上往前面一丢,说毛毛去,我就像小狗一样跑过去了,拿了皮球,她们说回来,我就乖乖的回来把皮球拿给她们。她们玩累了说OK,毛毛你坐下来吧。”他还诙谐地在现场问大姐,55年之后你今天有没有把那个小皮球带来?姐弟情深由此可见一斑。

陈杰还透露,三毛非常有语言天分,能说中文、英文、西班牙文、德文、四川话、南京话、宁波话、上海话还有闽南语就是台湾话;他记得三毛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是废寝忘食,冰箱完全空了竟然连生的香肠也咬过两三口。

他坦言,我们家里人,包括父母亲,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她在死亡那一天晚上还跟我母亲通过电话,讲的很好,为什么过了几个钟头以后人就走了呢?我们兄弟姐妹这么多年也不得解答。

他引用了父亲对三毛过世的一段话,父亲说,“生命的结束是一种必然,早一点晚一点而已,至于结束的方式就不那么重要了。她的离开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我们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三毛的一生高低起伏,遭遇大风大浪,表面是风光的,心里是苦的,幸亏有家人还有很多好朋友的关怀,不然可能我她更早就走了。三毛曾经把爱散发给许多的朋友,也得到很多的回报,我们让她好好的安息吧!”

三毛的大姐陈田心回忆了三毛为什么不去上学,“在当年的体罚制度里,我也常被老师罚,觉得老师好像就有这样的权力;但三毛不一样,当她被罚感觉有屈辱之后,她就开始反抗”。

她透露曾经有一个三毛德国的朋友,长大后做了外交官,数度来台湾,“很好的一个人,彬彬有礼,文学的修养都很好”。“我和母亲都跟她讲,妹妹这个可以了,这个男士不错你就答应吧;但三毛左思右想,有一天她跟我说,姐姐你想一想,若是我穿上一身黑色长礼服,足上蹬着三寸高跟鞋,头发挽起来,拿着一杯香槟酒,周旋在宾客之间,你觉得这是我吗?你觉得我可以过这样的日子吗?不、不、不,我不能答应这件事。

”而在与荷西婚后,三毛的结婚礼物,当她穿着一袭洋装、穿着凉鞋走在沙漠的时候,荷西递给她的是一个骆驼头骨,而三毛欣喜若狂,因为这是她知道自己找对了丈夫,知道她需要什么。

“三毛曾在一本书中说‘阳春白雪,青菜豆腐,我都尝一尝,当我尝过了我就走了’。这是她的选择,她是我的妹妹,谢谢大家这么爱她!”陈田心哽咽道。

1990年为三毛拍摄了许多著名照片的肖全在发言里回忆了第一次与三毛见面的感受:“她的气息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那样一个特殊的人,突然间把门打开以后,她的经历、苦闷、良心都可以从整个身体里面溢出来。”台湾著名作家张曼娟称三毛给了自己许多鼓励,是自己永远的姐姐。

研讨会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三毛与我”,三毛的家人与肖全、张曼娟展出了大量珍贵照片和资料,分享了他们与三毛的交往。第二阶段“三毛与我们”,杨照、止庵与蒋方舟从三毛的作品出发,探讨了三毛的文字和生命风格对几代人的深远影响力。

陈杰向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了部分三毛手稿。现场有不少三毛的粉丝表达了他们对三毛的思念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