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国王安平 《大秦帝国之崛起》长平之战结束白起坑杀20万降卒 最新分集剧情介绍(图)

2017-12-03
字体:
浏览:3次
文章简介:宁静主演的古装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在央视一套热播,昨日剧情里,僵持已久的长平之战终于结束,赵国惨败,被俘降卒20万.秦王嬴稷逼迫白起残杀降卒,在 ...

宁静主演的古装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在央视一套热播,昨日剧情里,僵持已久的长平之战终于结束,赵国惨败,被俘降卒20万。秦王嬴稷逼迫白起残杀降卒,在妻子赵蔓苦求无果的情况下,下令坑杀20万降卒。赵蔓与白起夫妻决裂。《大秦帝国之崛起》分集剧情介绍如下:

《大秦帝国之崛起》长平之战结束白起坑杀24万降卒

赵蔓以为拿着这份无字诏书便可救回二十万赵军降兵的性命,但是她并不知道,这只是嬴稷的以退为进。

白起看到了那份诏书,他瞬间明白了嬴稷的意思,在妻子与国家之间,白起只能选择国家,但他的心中并非不悲凉,嬴稷此举,不止是为难了白起,亦是令白起感到心寒。

有了决断的白起,心知这些赵军降兵必死无疑,而他能做的,只是在这些赵军降兵送命之前请他们吃一顿饱饭,当他告诉赵军的降兵,他们很快就会回到自己的家乡时,谷内的赵军降兵沸腾了,一句“白起可信”令白起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莫大的笑话,一面欺骗着这些可怜的赵国降兵,一面却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当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趁着月色的掩护,白起下令除幼年士兵外,其余赵军降兵,一律杀之,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想起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白起的内心同样悲痛而无力。

第24集 - 白起入蜀,修道出蜀

合纵失败而合谈也无功而返,令赵国朝堂一片愁云惨淡,加之大旱之年,赵军士兵已经连饭都吃不上了,但秦军迟迟不肯撤兵,赵王已不知该何以为继,同样秦国的士兵也一样饿着肚子吃不上饭,张禄提议不妨先行撤兵再徐徐图之,但嬴稷却坚决不许,并为此警告了张禄一翻,嬴稷之决心必要与赵国一争长短。

这时,嬴稷想到于巴蜀取粮运往汉中,更命白起开出蜀道为秦军补给,而赵国的朝堂之上,众人对于当初廉颇的以逸待劳之策已是颇为不满,赵王提出不若主动出击但廉颇以没有必胜之策不能出兵为由拒绝了赵王的提议,而赵胜于三年前便赞成出兵攻秦,如今见廉颇仍是只守不攻,二人发生激烈争执,赵胜觐言撤掉廉颇让赵括领兵出征与秦决战。

赶到巴蜀的白起与李冰见面,二人一翻商议之后,白起决定取道剑门关修栈道而出巴蜀,而远在邯郸的赵王在赵括的一翻主攻言论之下,内心已是蠢蠢欲动,但他并没有马上答应赵括的提议,而是告诉赵括若他能在朝堂之上说服满朝文武大臣,那么便可再行决定出兵与秦对决之事。

但赵王并不知道,他与赵括的一翻言论,赵括提出的主攻之策已经被他的内侍出卖给了秦国的密探,在赵国,秦国的密探早已是无孔不入,他们以重金利诱一切可以利用的赵人为自己获取有利的消息,而这一边的赵括还在朝堂之上舌战群儒,大谈主攻之必要性与时效性,并将自己的用兵之道及用兵策略大谈特谈,但以赵豹为首等人听赵括一翻言论之后并不认同他的用兵之道,可赵王主攻心意已决,虽未当朝表示启用赵括,但他却十分认同赵括的提议。

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白起就在这样难的一条道上领着巴蜀的汉子们带着一车车的粮食,通过狭隘的栈道一步步走出巴蜀,去往汉中,而远在他方的嬴稷也等着白起的归来,他知道与赵国这一战事关生死,事关国运,事关他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与抱负,所以即使再难,他也不能退缩,而同样赵王也明白与秦一战已是迫在眉睫,而三年的长平之争已经是双方的极限,他们都想通过这一战来奠定强国基础,也都想通过这一战来鼓舞军心。

[!--empirenews.page--]

第25集 - 白起出征,终极对决

在白起的努力之下,秦国的粮草终于运到了汉中,将士们兴奋的搬运着一袋又一袋的粮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意味着他们终于不用再过挨饿的日子了,而与他们相隔不远的赵国将士却是一片悲鸣之声,没有食物的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熬到第二天。

长平之战毕竟耗时已久,秦国虽有粮草却无法长久维持,嬴稷亦打算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却苦于赵军在廉颇的授意下只守不攻,但白起分析廉颇之策初时尚可,但如今时日太久,怕是赵王很快便会换下廉颇,果然听闻此言,张禄自荐可从旁推波助澜让赵王尽快换下廉颇。

很快,赵国的密探就在咸阳探听到白起重病,而秦人都畏惧赵奢之子赵括的消息,当此消息传回赵国之时,朝堂上形成两派,以虞卿、赵豹为首的人认为临阵换将于军心不稳所以不赞成换下廉颇,但以赵胜为首的人却认为赵括尽得赵奢真传,深谙用兵之道,故而让赵括代替廉颇与秦国决以死战必能大获全胜,几翻权衡之下,赵王同意赵胜的提议任命赵括为新任统帅。

在一个寂静的深夜,嬴稷亲自来到白起府邸,君臣相见自有一份默契流动其间,白起心知嬴稷雄心壮志,亦明白此去长平不成功便成仁,他有必死之决心,而赵蔓亦如当初如言,亲手捧上秦剑交于白起之手,由他带往长平。

年轻的赵括上任伊始,便下令士兵西渡丹水偷袭秦军,却遭到副将们的一致反对,认为此举过于草率且冒进,但年轻气盛的赵括根本听不进老将所言,只认为他们之前都是廉颇的副将所以才会不服他的管教,意气用事的他一言不合便将所有副将撤换成了自己的人,并下令派出十万士兵突袭秦军。

而暗中赶到长平的白起却在见到王龁后,便重新规划了作战方案,一方面要求众将士随时应对赵括可能的突袭,一方面命军需官在装卸粮草时故意让赵军看到,以达到动摇赵军军心之目的,一方面对于他的行踪要严格保密,不得泄露,同时经验丰富的白起还连夜查看地形,了解赵军的粮草供给路线,欲切断赵军后援。

公元前260年,僵持了三年的长平之争,终于在赵军西渡丹水的突袭中打破僵局,迎来了秦国与赵国的终极对决。[!--empirenews.page--]

第26集 - 诱敌深入,赵军大败

年轻气盛的赵括打算与秦军一战定输赢,从左、右两翼各派兵八万围剿秦军,老谋深算的白起命王龁将计就计且战且退,赵军见秦军不敌士气大振顺势攻下秦军西壁垒,赵括更是亲率四十万大军乘胜追击,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在白起的意料之中。

率兵追赶的赵括在路上遇到百姓的阻拦,劝他不要冒险追击秦军,怕此事事有蹊跷,但求胜心切的赵括听不进去百姓所言,执意带兵前往老马岭追击秦军,而在此等侯多时的白起早已命秦军做好万足准备,一方面与赵括正面对决,一方面趁机拿下长平与故关,一方面切断赵军粮草补给。

此时的赵括方才明白自己早已是瓮中之鳖,他不禁想到如今秦军的统帅定然不是王龁而是白起,于是当即下令所有将士向大粮山突围,几日的连翻作战加之食不裹腹,赵军早已是疲惫不堪,面对勇猛的秦国士兵,赵军溃不成军,漫山遍野火光冲天,在帅帐前看着一个又一个倒下的赵国士兵,赵括明白这一仗自己怕是打不赢了,而大粮山的赵军大营之内,看着近在咫尺却无法突围成功的赵括,大粮山守兵亦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派人前往邯郸向赵王求援。

得知赵括及其四十万大军被秦军包围的赵王心急如焚,当下便有些六神无主,此时赵胜建议征兵救援,赵王当下同意并命其一同征集粮草救出被围困的赵括与赵兵,而白起也同样命人向嬴稷求援征兵,嬴稷当下带领张禄赶往河东郡命王稽将征兵事宜尽快完成,并传令每够五千兵便送于白起处。

赵括不甘认输,命赵军不停突围,但秦军因为占据地利优势,赵军每每突袭都以失败告终,几翻突围下来,赵军不仅损失惨重,且没起到任何效果,面对这样的现状,赵军有些士气低迷,而终于征到两万士兵的赵国在赵胜的带领下前来援救赵括,不想半路却被秦军围困,不得已赵胜只得率人撤退。

此时的赵括,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他无望的看着因为突围不成功而饥肠辘辘的士兵,只得下令斩杀战马让将士们充饥,可尽管如此,士兵们还是填不饱肚子,饿晕饿死的人不计其数,眼看就要成为一盘散沙,而远在邯郸的赵王则痛哭流涕,赵国四十万兵士就这样葬送在了他的手上,而他却无能为力,只得远远的看着,哭着……[!--empirenews.page--]

第28集 - 杀降廿万,夫妻决裂

赵蔓与张禄争执不下,嬴稷见状,打断二人的争执,表示愿意收回口诏,并重新下份诏书令新任军需官带给白起,只是这份诏书只字不写,全凭白起自行决断,但赵蔓并不放心,故此要求亲去长平与白起相见,嬴稷略一思索后同意了。

赵蔓以为拿着这份无字诏书便可救回二十万赵军降兵的性命,但是她并不知道,这只是嬴稷的以退为进,他知道白起会明白他的意思,所以他根本不介意赵蔓去见白起,更不会介意赵蔓劝说白起,他唯一介意的只是白起的忠心,而对于这一点,他有充分的信心。

战争带来的伤痛远远不止国破家亡,流离失所,还有那些虽然活下来,却要饱受伤痛折磨与亲人离逝的人,他们终其一生,或许都无法平复身体或内心的伤痛。

当赵蔓和新任的军需官到达长平后,白起看到了那份诏书,他瞬间明白了嬴稷的意思,在妻子与国家之间,白起只能选择国家,但他的心中并非不悲凉,嬴稷此举,不止是为难了白起,亦是令白起感到心寒。

白起看着哀求自己放过赵军降兵的赵蔓,沉默了好久,“我做不到”四个字他实在没有办法说出口,只得顾左右而言它的敷衍着赵蔓,并找了个借口回到自己的帐内,打开那封无字的诏书,他良久的看着,内心纠结而挣扎的坐到天亮。

有了决断的白起,心知这些赵军降兵必死无疑,而他能做的,只是在这些赵军降兵送命之前请他们吃一顿饱饭,当他告诉赵军的降兵,他们很快就会回到自己的家乡时,谷内的赵军降兵沸腾了,一句“白起可信”令白起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莫大的笑话,一面欺骗着这些可怜的赵国降兵,一面却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同样天真的还有赵蔓,她真的以为白起可以凭自己的意念决定赵国降兵的生死,却不知白起早已是无路可走,当白起不得不向她坦白一切之时,赵蔓万念俱灰,她不懂赢稷,不懂军国大事,甚至不懂自己夫君的难处,她只是单纯的哭着哀求着,到最后无计可施时,只能无助的对白起拔剑相向,看着双手染满鲜血的白起,赵蔓绝望了……

当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趁着月色的掩护,白起下令除幼年士兵外,其余赵军降兵,一律杀之,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想起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白起的内心同样悲痛而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