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吴文藻的爱情 "爱如春水" 冰心与吴文藻

2018-04-17
字体:
浏览:11次
文章简介:      (福建长乐冰心文学馆馆长)王柄根:那时候的美国对中国也是不了解的,很神秘的.那麽中国的留学生呢,他就要找一切机会向美国人宣传中国

      (福建长乐冰心文学馆馆长)王柄根:那时候的美国对中国也是不了解的,很神秘的。那麽中国的留学生呢,他就要找一切机会向美国人宣传中国文化。所以他想我们演我们中国的这个戏,给他看。

用什麽演,用英文演。     当冰心得知自己要饰演其中的一个角色後,心情颇感激动,这时,她第一个想邀请的人便是吴文藻,於是冰心寄出了那封邀请信。

    (《冰心传》作者)卓如:吴文藻他收到这票的时候他就很高兴。他又想呢,这一去呢,要花时间,还有呢,还有路费,所以感到就耽误了功课了,耽误了时间了,自己很矛盾,但他当时还没有,(没)有那个勇气去往爱情这个方面去想。

    1925年3月28日,《琵琶记》在波士顿美术剧院公演。演出开始的铃声响过後,没能等到吴文藻的冰心沮丧地把目光从剧场的大门口挪开,转身走向了後台。

    (《冰心传》作者)卓如:她当然觉得很失望了,本来很希望他能来参加,大家能够见见面,聚一聚,他不能来,她很失望。

    舞台的大幕徐徐拉开,英文《琵琶记》正式开始演出。这出戏讲述的是东汉时候,陈留县秀才蔡中郎,告别了父母和妻子赵五娘,进京赶考。

高中状元後,牛丞相看中了他,强迫招赘为婿。随後他的妻子赵五娘独自一人身背琵琶卖唱度日,进京寻夫的故事。这出戏中,梁实秋饰演蔡中郎,冰心的同学谢文秋饰演赵五娘,而饰演牛宰相之女牛小姐的便是冰心。

刚一上台亮相,冰心突然发现看台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福建长乐冰心文学馆馆长)王柄根:一看,吴先生,说他怎麽来了,吴先生在写完那封信之後就觉得不对劲。

谢冰心,谢婉莹寄来了票请你去看演出,你竟然因为说学习很忙而不去,他想想这个不对劲,所以赶快自己又赶到了,在开演的时候赶到了剧场。     《琵琶记》的公演,在波士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美国观众被台上富丽堂皇的布景和花团锦簇的中国服饰所吸引,对剧中所表现的中国古代生活,感到非常新鲜,留学生们也把剧中的悲欢离合表演得极为动人。这次演出後不久,英文《琵琶记》在纽约由美国人再次搬上舞台,饰演赵五娘的则是日後的美国总统里根的夫人南希。

    波士顿美术剧院的演出结束後,冰心悄悄地走到吴文藻身边,轻声细语地对他说道:"上次生病你来看我,我很高兴"。

说完转身羞涩地离开了。     (《冰心传》作者)卓如:这时候吴文藻听她这麽说,就觉得冰心对他还是很在意的,觉得,因为他跟好多人一块去看望她,她特别这麽关照他,他觉得自己,有点感受到了冰心对他的感情。

    此前的书信往来和几次短暂的接触,冰心与吴文藻各自都已开始心生爱意,但是,两人都生性矜持,始终没有互吐心迹。

直到这一年的暑假,又一次意外的相遇,才使他们的爱之繁花彻底绽放。     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规定,学生除了掌握本国的语言外,还必须掌握两门外语才能毕业,冰心选修了法语。

於是1925年的夏天,冰心来到康奈尔大学暑假学校补习法语。在课堂上,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冰心看见了衣著乾净整齐,面带笑容的吴文藻。     (《冰心传》作者)卓如:冰心感到很惊喜,就问吴文藻,你怎麽也来了呢。

吴文藻就说我也需要补习第二门外语,所以我为了取得第二门外语的通过,我是赶这个,利用这个暑期来这里补习。两个人一笑,两个人都觉得(是)一种会心地笑。

    (冰心与吴文藻之女)吴青:在冰心与吴文藻之间,有了太多的偶然,以至於两人开始相信这就是一种情感的缘份。     那年暑假基本上就是他们两个二人世界。

他们早上上课,下午就在一起,有时候划船什麽的。我记得妈妈一直到最後,她笑著跟我说,她说其实那时候我们俩谈恋爱,我的法语是越来越不好,她说我都没好意思问你爸爸,到底他分降了没有。

    刻尤佳湖是康奈尔大学附近的湖泊,1925年的暑假,湖中经常会出现一叶小舟,舟上载著一对年轻的中国男女,他们任小舟随风飘荡,沉醉在一片美景之中。

一天,吴文藻和冰心又一次荡开了双桨,静静地漂在水中,但吴文藻再也无心流连这湖光山色,他欲言又止,反覆数次,最终鼓起勇气,郑重地对冰心说:"我们可不可以最亲密生活在一起。做你的终身伴侣,是我最大的心愿,当然,你不一定立即回答,请你考虑一下"。

    (《冰心传》作者)卓如:冰心听了他的表白以後,她觉得非常地激动,她感到自己心在咚咚咚地乱跳,自己脸都烧得红了。

当时她一句话没有回答,就那天晚上,她一夜没睡。     第二天,吴文藻约冰心在深涧旁的林中漫步,冰心经过一夜的反覆考虑後,对吴文藻说:"我自己没有意见,但我不能最後决定,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才能最後定下来"。

面对冰心谨慎的态度,吴文藻表示理解。     获得爱情後的冰心写下了她生平难得一见的爱情诗:躲开相思/披上裘儿/走出灯明人静的屋子/小径里明月相窥/枯枝/在雪地上/又纵横地写遍了相思。

上字幕     1926年的7月,冰心顺利完成了在美国的学业,并接受了司徒雷登的邀请,决定回国,到燕京大学任教。

吴文藻则决定在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在冰心回国前,吴文藻特地赶到波士顿,交给冰心一封长信这是吴文藻的正式求婚信,但却不是给冰心的,而是请冰心带回中国,呈报给冰心的父母,请求得到谢葆璋夫妇的应允。

    在这封求婚信中,吴文藻用一句话概括了他对冰心的理解:令爱是一位新思想与旧道德兼备的完人。     1929年2月,吴文藻获得博士学位後回国,马上到上海拜见了冰心父母。

两位开明的老人非常尊重女儿的选择,也很喜欢吴文藻的博学和朴实,欣然同意了两人的婚事。这一年,冰心29岁,吴文藻28岁。

    1929年6月15日,冰心与吴文藻在燕京大学的临湖轩举行婚礼     1985年9月24日,吴文藻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     1999年2月28日,冰心逝世,享年99岁,死後两人骨灰合葬,他们美满的爱情故事,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