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杏虎父母祭文:虎子 永远活着

2018-03-31
字体:
浏览:32次
文章简介:按照咱们家乡的风俗,今天是“三七”.一早上,我们就把设在院子里的灵堂拆了,把全国这么多好人为你送来的花圈都烧掉了.本来我们一个人也没告诉,但

按照咱们家乡的风俗,今天是“三七”。一早上,我们就把设在院子里的灵堂拆了,把全国这么多好人为你送来的花圈都烧掉了。本来我们一个人也没告诉,但四邻八乡的乡亲们却还是都来为你送行。院子里、田埂小路上挤满了人。咱们许家你的晚辈都为你戴孝,我们老两口这段时间已经为你把泪都哭干了,今天还是忍不住老泪纵横。虎子啊,你爸你妈都是快70岁的人了,怎么也想不到,你会走在我们前面!

昨天,爸爸妈妈做了个同样的梦,梦见我们来到了你工作的地方,好像是在国外,又好像是在北京,看到你正趴在桌上写材料,我们怎么叫你你也不答应。我们想走到你跟前,可就这么几步路,却老也走不到,连你的手也没碰着。睁开眼,一看才凌晨三点,爸爸的枕头被泪水浸湿了;妈妈睁着眼睛望着楼顶,泪水从两鬓滑落。我们索性起来,搬个小凳子坐在你的灵堂里。你30年的音容笑貌一下子浮现在我们眼前……

虎子啊虎子,我们辛辛苦苦地养育了你,你让我们尝到了天伦之乐,我们也尝到了晚年丧子的痛苦。1968年的农历二月二十八,你呱呱坠地,给年近四十的爹妈带来了说不尽的快乐。盼了那么多年,总算盼来了个儿子,全村的人都来祝贺。

我们家世代都是农民,本来在农村,生个儿子是要办酒席的,但是,我们当初实在是太穷了,哪有钱买酒呢?所以只能让你跟着我们过穷日子。小时候你吃不饱肚子,那是常有的事,但你从来没有怨恨过我们。上小学时,家里穷得连算盘都买不起。

每天放学后,你就把学校里的大算盘拿回家练珠算。天不亮就悄悄地送回去。有一天晚上,老师突然找到我们家,说算盘丢了,可能是你拿走了。我们狠狠地把你训了一顿,你委屈地哭了。我们也伤心地掉了一夜泪。

上初中时,你二姐琳华考上了丹阳市中学。她去城里上学了,家里的活儿就全落在了你的身上。我们身体不好,整整一个月,你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做早饭,服侍完我们后再去上学。那时候我们家里的责任田多,离家又远,我们怕影响你学习,不让你去地里干活,可是你一放学,就一声不吭地去了。麦收时节是你复习迎考最紧张的时候,但你怕累着我们,每天清晨上学前,先赶到地头挑一担麦回家。中午放学,又直奔田头,挑一担麦子回来再吃饭。

你上高中时,我们家平时不吃肉,只有等星期天你回来的时候才能有点肉腥。有一天中午,你突然回来了,我们赶紧把吃的咸菜拌米饭藏了起来,结果还是被你发现了,当时你就大哭一场。后来,有好几次,你总是把学校同学吃剩下的油条包好了带回来给我们吃,说让我们尝尝新,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油条可真好吃啊!

1986年你终于考上了你想去的大学,这对我们这个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庭来说,真是一件大喜事,我们许家终于出了个秀才。我们以你为荣,不知道有多少人说我们有福气。我们逢人便说,我儿子这样,我儿子那样,心里说不出有多开心。

1995年我们终于沾了你的光,享了你的福,从来没出过远门的我们,第一次来到了北京城,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站到了毛主席曾经站过的天安门城楼上,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当时高兴得两天没睡着觉。

后来你成家了,也有了事业,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1998年春节,你带着朱颖回到老家过年,我们当时真的没有别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尽快给我们生个孙子。你当时笑着说,不用急,很快会有的。但没想到,你却永远也不会有孩子了,这在农村是最大的不幸!我们真恨美国,恨北约!

虎子,你说爸爸瘦,怕爸爸晚上睡觉硌着,给爸爸买了块海棉床垫铺上。现在不用犯愁了,有人送来了席梦思床,还有人送来了大彩电,你原来给我们买的那台小电视机,也已经休息了。你一直想给我们买的煤气罐、电风扇、洗衣机,如今都有了。原来你每次回来总要走的那条小土路,也已修成水泥路,一直通到咱家门口。你以前说过,等你有能力了,你来修这条路。这条路如今修好了,可你却再也走不上了!

虎子,我们不识字,也看不懂你写的是什么,你活着的时候,我们都没看过《光明日报》。你曾跟我们说过,你会带一些你写的文章回来,没想到,当我们终于看到了你写的文章时,你的名字竟然套了个黑框框!

虎子,你曾经一直挂念爸爸的病情和妈妈的身体,经常用你微薄的薪水给爸爸妈妈买药,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们已经享受了终身免费医疗。政府还答应给我们盖一幢新房子,又准备给你姐姐和姐夫找一份工作。你就安息吧!

自从知道你遇难的消息后,我们一直处在极度的悲伤中,但周围有那么多好心人在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们,我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