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刘恒最爱的女人 汉文帝最爱的女人竟然不是窦漪房而是另一个人

2017-10-05
字体:
浏览:3次
文章简介:慎夫人是邯郸人,邯郸在战国时期是个大城市,西汉初年,邯郸仍是繁华地方,这里出来的女孩子比较时尚文艺.慎夫人擅长鼓瑟,能歌善舞,很像当年刘邦的爱妾戚夫人.刘恒走到 ...

慎夫人是邯郸人,邯郸在战国时期是个大城市,西汉初年,邯郸仍是繁华地方,这里出来的女孩子比较时尚文艺。慎夫人擅长鼓瑟,能歌善舞,很像当年刘邦的爱妾戚夫人。刘恒走到哪都带着她,这点也跟当年戚夫人的情形很相似。

刘恒生活是很节俭,他不上朝的日子,经常穿布衣、草鞋,他让慎夫人也带头穿不曳地的裙子,卧室里挂没有纹饰的帷帐,给后宫女子做表率。这看起来是严格要求慎夫人,其实是他知道慎夫人受宠,后宫女子把慎夫人当作风向标,她穿什么样衣服,后宫女子就穿什么样衣服。如果后宫女子把窦皇后当风向标,刘恒就没必要让慎夫人当表率了。

有一次,刘恒去参观他的陵墓灞陵的施工情况,带着慎夫人一同去。他站在陵墓北面眺望,指着一条通往新丰的路,跟慎夫人说:“这条路可以通向你的家乡邯郸!”一语勾起慎夫人的思乡之情。刘恒就让慎夫人弹瑟,他合着乐曲唱了一曲悲凉的歌。——秦汉时期的人们好像比较有音乐天赋,随口就能唱起歌来。

又有一次,刘恒带领群臣去上林苑游玩,窦皇后、慎夫人随从前去。由于慎夫人在宫中与窦皇后平起平坐,上林郎署就把慎夫人的座位跟窦皇后的座位都安排在上席,上郎将袁盎见状,把慎夫人的座位拉到下席。慎夫人气得不肯就坐。

汉文帝也很不高兴,气呼呼走了。袁盎追上汉文帝,跟他说道:我听说尊卑有序,上下和睦,陛下您立了皇后,慎夫人就是姬妾,姬妾怎么能跟正妻平起平坐呢!您宠爱慎夫人,可以多给她赏赐,您把慎夫人宠得无法无天,将来她落到窦皇后手中,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您难道没听说过“人彘”?

听到“人彘”这个词儿,汉文帝吓出一身冷汗,他的嫡母吕后把他爹刘邦的爱妃戚夫人弄成“人彘”,这事刚刚过去二十多年,人们还记忆犹新。

汉文帝回去跟慎夫人一说,慎夫人也吓出一身冷汗。皇宫里当年参观过“人彘”的宫女宦官还大都在世,他们不知把“人彘”的惨状向慎夫人描述了多少遍。慎夫人不知吓出了多少身冷汗。

只是慎夫人没想到,她正在步戚夫人之后辙,她很可能像戚夫人一样,失去皇帝这把保住伞之后,成为第二个“人彘”。

想到这里,慎夫人对袁盎十分感激,她让人赐给袁盎五十金。从那以后她在窦皇后面前收敛了很多。

其实袁盎不提醒,窦猗房也未必把慎夫人弄成“人彘”,慎夫人没有儿子,这样她就对窦猗房不构成实质性威胁。不像戚夫人母子差点夺去吕后母子的皇后和太子之位。吕后为刘邦坐过牢,当过人质,她的皇后之位得来不容易,因此对戚夫人恨之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