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和平之子 《荆州骄傲》第三季之周和平:践行保卫和平的使命

2017-05-24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荆州新闻网消息:42年前,公安县一位叫周和平的小伙子,背着简单的行囊离开了故乡,42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是共和国的一位少将,任职河南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这42年 ...

荆州新闻网消息:42年前,公安县一位叫周和平的小伙子,背着简单的行囊离开了故乡,42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是共和国的一位少将,任职河南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这42年来,将军走过了一条怎样的从军之路,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和您一起分享周将军的人生故事。

中原大地,自古多娇。周和平将军42年的军旅生涯,有36年时间在这片土地上度过。在这座充满生机和魅力的城市里,河南省军区巍然屹立于此。在郑州的两天时间里,我们看到周将军的工作日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早上七点开始,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我们的访谈也是在晚上完成的。

当年,离开家乡的时候,周和平就暗暗立志,一定要干出一番成绩,要为家乡争光。42年的军旅生涯中,他用汗水和热血践行了自己的誓言。而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自己最引以为荣的则是那场血与火的战争洗礼,那是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周和平也带领连队参加了那场保卫祖国南疆的重大军事行动。但是,在非常短暂的心理斗争后,周和平和战友们写下了血书奔赴前线。

1979年2月22日,周和平所在连队全连115人、29台车辆和舟桥装备,齐装满员按时到达广西凭祥市夏石公社集结。凉山位于广西友谊关东南18公里,奇穷河由东向西横断市区,河宽70至100米,水深到腰际,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战斗中,周和平所在连队配属两个步兵团,勇往直前,断敌退路,打敌增援,由中路突破奇穷河,攻占凉山。

在南疆战斗的日子里,周和平和战友们几乎没有脱过鞋、洗过脸,晚上倚墙而卧,满脑子只有任务。连队几乎所有的官兵都起了湿疹,但没有一人叫苦、没有一人退缩。

战场上,最有说服力的是身先士卒。一次,周和平带领连队执行任务,突然遭到敌炮火袭击。周和平大声命令战士们就地隐蔽,直到最后一名战士下车隐蔽好,他才隐蔽,就在那时,一发炮弹炸在了距离他身旁几米处的煤堆上。而在这次炮袭中,有两名战士负了重伤。

在祖国的南疆,这些热血男儿克服重重困难,顽强战斗,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作战任务,周和平所在连队30多人分别荣了立一、二、三等战功。

在访谈的过程中,周将军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标志性的大气爽朗的笑容。经过战争的洗礼,经过生与死的考验,沉淀在他心中是一份淡定、一份豁达,面对烽火硝烟,他勇往直前,面对困难障碍,他笑面以对。然而,英雄并不是一蹴而就,一个满是激情的军营梦,从小就深深扎根在周和平心里。

公安县夹竹园是位于荆州市南段的一个宁静和美丽的村庄,1955年,周和平就出生在这里。当时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不久,人民渴望安定幸福,国家需要和平稳定,父母给他取了一个充满时代色彩的名字:周和平。

跟党走、保卫和平、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这些想法一直伴随着周和平的成长之路。

1972年,周和平高中毕业,他终于等来了前往军营、报效祖国的机会。他永远记得那年的11月30日,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带着父母的期待,周和平从公安港起程,经过一天的长江水路航运,在武汉港10号码头下船。“哐当”、“哐当”的闷罐车,又经过一夜的飞驰,把他拉进了河南省焦作市郊区一所建在半山坡全是窑洞的军营里,此刻,周和平成了武汉军区工兵营的一名新兵。

短暂的兴奋之后,周和平和战友们开始了系统的入伍教育和严格的军事训练。从一名学生到合格士兵的转变是严格的、艰苦的,那是一个意志磨练的过程。

而对于周和平来说,火热的军营生活容不得平庸,这里永远需要追求上进。每当暮然回首时,他又惊喜地看到了自己的进步。

入伍一个月,新兵连选军人委员会,周和平就成为了一名委员。他立即将这件挣面子的事写信告诉了家里,但是有意识地去掉了“连队”两个字。

那件事让周和平受到很大的震动,后来,他利用课余时间加班加点练打背包,很快成了班里的第一名。队列、射击、体能等课目成绩都名列前茅。新兵连生活结束后,周和平作为一名“小能人”被抽调到师营建办公室当了一名绘图员。一年后,他又被师列为提干对象,参加了师参谋苗子集训。集训的地点在太行山脉一个叫柏山的地方,这里就是当年《红灯记》里描写的柏山游击队战斗过的根据地。

当周和平出现在集训队队长面前时,队长被眼前的“血人”惊呆了,队长提出周和平可以结束考试,根据平常的成绩直接把成绩记为良好。但是,周和平坚决要完成考试,最后,他竟然用了不到50分钟就完成了这个优秀成绩为1个半小时的课目。当他到达目的地时,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战友们面前,这件事很快在师里传开了。

1975年6月,中央军委做出了三年内精简160万部队的决定。当时,周和平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到工兵机械连学开汽车、搞修理,二是到条件艰苦的舟桥连工作。在其他同志都争着到工兵机械连去的时候,周和平的选择是去条件艰苦的舟桥连锻炼。

周和平的没一点进步都是自己拿意志和汗水拼出来的,1977年,他被提升为排长。1978年,提升为连队的副指导员,1979年,被任命为连队指导员。入伍7年,他从一名士兵,成长为了师里最年轻的指导员。

2007年7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中国铁军》一文,向全世界介绍了这样一支部队: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最悠久的一支部队。八十年前的8月1日,有“铁军”之誉的“叶挺独立团”与其他起义部队一起打响了南昌城头的枪声;同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这支部队走出了共和国5位元帅、7位大将和300多位上将、中将、少将。而周和平也曾在这支被誉为“铁军师”部队历练。一直到今天,周和平最喜欢的一首歌曲就是《铁军魂》。

七年磨一剑。2004年,铁军师受领了代号为“铁拳2004”演习任务。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军队邀请国家最多、外军军事观察员层次最高、对外展示规模最大的实兵实弹演习。9月25日演习当天,豫南桐柏山区,雾霭茫茫。演习场上,铁甲奔流、炮火轰鸣,空地协同、电磁对抗、精确打击、粉碎逆袭、封控割歼,两百多吨各种弹药排山倒海般倾泻在阵地上,兵对兵、枪对枪、炮对炮的传统作战模式难觅踪影,万余人参加的大型演练,整个战场却不见几个兵,一派现代作战的新景观。

一年后,2005年8月18日至25日,中国和俄罗斯举行了“和平使命—2005”联合军事演习,周和平奉命率领部队参加联合军演。此次中俄联合军演开启了两国安全合作的新阶段,是在新安全观指导下进行的,体现友谊、合作的和平军事演习。8月24日12时10分,联合军事演习实兵交战两栖登陆战场,海上的风力6-7级,浪高2.5-3米,大雨、风浪之中,步战车艰难泛水。一辆辆前行的战车时隐时现,犹如飘浮在海上的一片片树叶。当隆隆战车冲上海滩,向敌阵发起猛烈攻击时,观摩台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就是凭借这份高于一切的使命感,周和平向祖国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又一份满意的答卷。但是,对于家乡和亲人,他却有着深深的歉疚。

2008年春晚,小品《军嫂上岛》曾让很多观众潸然落泪。3位军嫂乘船探亲,眼看离岸越来越近,提前来临的台风掀起了狂风巨浪,亲人近在眼前却无法相见。

周和平在海岛工作期间,这样的场景就曾经真实上演过,而在他42年的军旅生涯中,妻子的默默付出更是令这位七尺男儿动容。

为了工作,为大家,周和平的小家很少有团圆的机会。

周和平的父母而今也都是八十多岁高龄,由周和平的哥哥和两位妹妹照顾,他何尝不想在父母身边尽尽孝道,可是,忠孝难以两全。

他的名字叫“和平”,曾经有记者问他:“作为一名军人还需要和平吗?应该是战争。”他说:“军人,他的使命就是为了和平,保卫和平,军人是为和平而去进行战争的准备!”42年戎马生涯,周和平始终践行着保卫和平的神圣使命。我们敬佩他,我们要把心中的赞歌献给这位将军,以和平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