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仲英之死 “尕司令”马仲英死因之说

2018-03-16
字体:
浏览:55次
文章简介:关于"尕司令"马仲英的死因人们一直众说纷纭,从事文史工作的汤永才先生从<盛世才回忆录>的翻译手稿里又找到了一种新的说法.1933 ...

关于“尕司令”马仲英的死因人们一直众说纷纭,从事文史工作的汤永才先生从《盛世才回忆录》的翻译手稿里又找到了一种新的说法。

1933年6月12日,盛世才与马仲英的交恶,到了决一雌雄的白热化一天。滋泥泉子一役,马军越战越勇,盛军节节败退,盛世才险些被活捉。6月大雪,铺天盖地而来,衣着单薄的马军冻饿交加,再无还手之力,被衣装厚实的盛军反击得手,全线崩溃,死伤大半。和加尼亚孜阿吉又反戈投盛,联手攻马,马仲英急率残部向天山深处逃命。除小部逃往甘肃外,其余退守到焉耆。此时,盛世才请求支援的苏联红军入疆参战,将马军逼到巴楚。苏军、盛军与和加尼亚孜阿吉部万余人兵临巴楚,三架飞机轰炸扫射,暴露在戈壁滩的马军伤亡惨重,两千余人缴械投降。马仲英率残部从喀什逃往莎车。生死之谜

马仲英思前想后,觉得自己与苏军支持的省军对峙,难有胜券,便开始求和,愿意被盛世才“就地收编”。但经过几年征战的盛世才已看清了这头不可驯服的野狮,决不养虎为患,非让马仲英彻底从新疆消失,以铲除心头大患。马仲英求和无望,不得不再退让几步,终与省方缔结协议,接受城下之盟:交出兵权,离开部队,离开新疆,只带少数人赴苏联学习。

1934年7月10日,马仲英在苏方人员的陪同下,率随员二百多人和三十峰骆驼组成的驼队,带着大批金银细软,经乌恰县的斯姆哈纳口岸进入苏联。这一去,他再未返回中国,名噪一时的西北“尕司令”彻底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当然他怎么也未想到,自己的生命也到了尽头。果然不久,他的生死成了一个谜团,谁也无法说清。

马仲英进入苏联境内后,即被解除了武装,由苏方送往塔什干,两年后又送到莫斯科,马仲英及他的随从四处参观,苏联教官辅导他们学政治、学俄语、学文化,后又进入苏联红军大学进修,后转入空军学院学习飞行。这一段时间,苏方给了马仲英良好的待遇,甚或对他有什么期待。不管怎么说,苏方是履行缔约了。

渐渐地,苏联人对马仲英不感兴趣了,不久他便在苏联悄然死去。

实际上,在马仲英逃往南疆时,围绕他行踪的消息便接踵而来,又扑朔迷离。有人说,马仲英从拜城重围中脱逃,带少数亲信乘船沿塔里木河而下,直到罗布泊,越过沙漠,到了敦煌,又在甘肃重整旗鼓。

沙俄驻乌鲁木齐总领事季·艾·阿普列索夫说,马仲英带着残兵逃到喀什,最后和120名部下,经过伊尔克什塔木逃到了俄国。

还有人传说,马仲英从喀什到了和田,经过浴血巷战,占领了整个和田绿洲,改编扩充了军队,并进而将于田、且末和若羌收入囊中。

1935年2月,国民党首府南京的报纸上刊登了一条骇人听闻的消息,说马仲英到了北京。

同年3月,北京报纸又刊登了一条消息:马仲英为了和蒋介石会谈到了南京。

同年4月,一位德国领事古罗斯考夫的报告说,马仲英被俄国人带到了阿拉木图,就监禁在那里。

盛世才在《牧边琐忆》中说,1937年初,斯大林曾计划让马仲英回国,建立回族抗日联军,但被盛世才坚拒。

不久,又有消息说,马仲英可能到了印度,去寻求英国人帮助他东山再起。英国人很希望要他充当英国利益在新疆的代理人。

人们似乎认为,对于马仲英来说,一切都不是不可能的。

当年盛马大战时,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正率中国西北公路勘察团羁留于战场的漩涡中,马仲英与斯文·赫定同在逃往南疆的路上,差一点在库尔勒晤面。后者听到看到了前者的许多事情,对马仲英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刚还浑身散发着血腥气的马仲英,现在却变得那样的沉默和神秘了。人们已经在讲述着他的踪迹和行为的种种传说……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他,但是,真正见到过他的人,却寥寥无几,人们都在谈论他穿越沙漠时惊人的快速强行军,但是,谁也不知道他这个人在哪里;他像流星似的,驶过荒野和草原,而他的行迹所到之处,迸发出来的是火和血。马仲英像闪电似的飞驰而过,并且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像一股狂风,人们只听到它的声音,却不知道它的来龙去脉。

“尕司令”以他不计后果的大胆、无情的残忍和难以捉摸的快速,强烈地影响着人们的心理。但无论何种传说,他到苏联后不久便死了。死因之说

他的死为后人留下了两个谜团。

谜团一,他为何逃亡到苏联?

谜团二,马仲英究竟怎么死的?

2004年8月,原在新疆政协文史资料部门从事领导工作的汤永才先生撰文,围绕《马仲英在新疆》一书的征稿编撰,专门谈到了马仲英死因之谜。1987年,汤永才和徐文学(原八路军办事处干部)去甘肃临夏马仲英的老家调查访问,见到了1936年从苏联回来的马彦良、马仲英的发妻马秀英和马仲英的儿子马继援(1933年生),他们都不知道马仲英去苏联后的情况和马仲英的死亡时间与死因。

1990年,社科院历史所的王嘉玲女士将英文本的《盛世才回忆录》翻译成了中文。汤先生看到过翻译手稿。其中大量篇幅是盛为自己辩解,歪曲事实,也有的章节谈及了访问苏联的一些情况。盛世才与马仲英是老冤家、死对头,他很担心斯大林用马仲英来替代他在新疆的统治。所以,盛世才一到苏联,就千方百计地打听马仲英的下落。后来,盛世才居然打听到了马仲英已于1937年被苏联特务告密秘密处死,跟马赴苏的随从也一并处死了。具体是这样表述的:马仲英赴苏时,曾携带了大量在新疆搜刮的金银财宝,看管他的苏联克格勃趁机向马仲英“借钱”,马慷慨地予以满足。他的大方使克格勃们越“借”越多,生怕马仲英将此事捅出去,让斯大林知道,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这些特务们便在斯大林面前捏造马是日本帝国主义走狗的谣言。斯大林是个多疑的人,就把马仲英秘密处死了。

马仲英死后,留在和田原马部新编三十六师也被苏联和盛世才消灭,代理师长马虎山(马仲英的姐夫)逃亡到了印度,后不知所终。马仲英之死和新编三十六师的消灭,在时间先后上也与历史相吻合。

与马仲英之死的种种传说相比较,盛世才打听到的事实看来可信程度要高,暂且姑妄信之。随着历史资料的不断挖掘,马仲英死因迷雾定会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