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嘉侯耀文 陈一嘉(陈菲菲)和侯耀文 朋友称真心相爱

2017-12-22
字体:
浏览:15次
文章简介:前,据侯耀文生前好友透露:陈一嘉确实是侯耀文女友,两人真心相爱,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涉及潜规则.      据侯耀文十多年的好友透露:侯耀文

前,据侯耀文生前好友透露:陈一嘉确实是侯耀文女友,两人真心相爱,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涉及潜规则。      据侯耀文十多年的好友透露:侯耀文去世前,有个女友叫陈一嘉,原名陈菲菲,现年二十多岁,在铁路文工团从事舞蹈编导工作。

很长一段时间,陈一嘉都居住在玫瑰园,几天前刚刚搬离,侯耀文临终时她也一直陪伴在身旁。侯耀文去世后,她参与了部分后事料理工作,7日也出现在了八宝山举行的侯耀文遗体告别仪式上,熟人看到她都说她瘦了一大圈。

      由于二人都是从事艺术工作,属于被公众关注的对象,年龄差距又比较大,不想带来更大的压力,所以恋情没有通过媒体公开,也没有登记结婚。

但两人相恋对于身边的人来说已经不算什么秘密,在一起大约三四年时间,陈一嘉的好友、侯耀文生前好友、徒弟很多人都了解情况。       这位侯耀文生前好友希望目前的媒体报道谨慎、真实一些,不要把这份“忘年恋”妄加揣测,更不要扯上“潜规则”之类的话题,这是对逝者不敬,也是对女方的伤害。

在好友们眼里,陈一嘉与侯耀文是真心在一起的,年龄差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真实情感的表达,他们应该像翁帆和杨振宁那样得到大家的祝福。绝对不能像某些媒体描述的那样说“男方好色丨女方贪财”。实际上,侯耀文生前对此事比较郑重其事,他的徒弟对待陈一嘉也很尊重。

而陈一嘉没有向侯耀文索要贵重财物,也没有利用侯的名气和地位为自己铺路。如果是所谓的“傍大款”、“潜规则”的话,她的收入和名气或许早已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陈一嘉本人也看到了一些报道,她也通过好友表达了自己对此的态度:不会正面迎合媒体报道,但纸是保不住火的,假设有人问起会客观回答,不想对逝者不敬,也不想引起侯家不满。

深爱的人离开了,伤害和失落是人之常情,现在在慢慢适应逐步走向平静。   前,侯耀文先生收的唯一江苏籍弟子杨全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侯耀文留下的1300万别墅如今成为“鸡肋”,难以出手,“师父就那一座别墅值钱,可问题是,全中国都知道灵堂设在了那座别墅里,谁还敢来买?”        在侯耀文去世的第二天,杨全明就赶到了侯耀文的玫瑰园别墅,在其守灵的10天时间里,他坦言自己没有看到侯耀文的两任前妻在场,“一般在午夜12点以后,她们才会打来电丨话问下情况。

可能觉得白天人多,晚上打比较方便吧。

”倒是侯耀文的女友陈一嘉,一直以至亲的身份守灵。陈一嘉是铁路文工团的舞蹈演员,跟侯耀文恋爱已有三四年。        侯耀文经历两次婚姻,并无儿子,大女儿侯瓒21岁,与第二任妻子袁茵所生的小女儿妞妞今年才10岁。

他去世之后,有关他的遗产分配问题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杨全明透露说,在玫瑰园守灵的时候,他确实听到侯耀华谈过遗产问题。“他说家中的遗产主要是玫瑰园的别墅。

这栋别墅以700万买入,现在按市场价能值1300万左右。可到目前为止,这栋别墅仍然欠着300万的款项没付,这300万谁来付?谁又有能力付?即使有人有能力付清,玫瑰园别墅的物管费极高,按侯耀文这栋别墅的面积,一个月仅物管费就要1万,谁又付得起?侯耀文去世后,谁都知道他的灵堂就设在这栋别墅中,买房子最忌讳这个,这样一来,谁还敢买?”        杨全明并不掩饰师父生前演出的价码。

“按正常的价格,师父每场能拿8万到15万没有问题。可他把很多演出都贡献给了自己任职的铁路文工团。”杨全明透露,在侯耀文去世前,为了参加铁路文工团的演出,曾一口气推掉了外面8场高价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