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立和宋冬野 蒋步庭:宋冬野和花粥是怎样炼成的?

2018-04-23
字体:
浏览:3次
文章简介:蒋步庭:大家好,这里是<一刻Talks>,我是今天的讲者蒋步庭.2012年我给宋冬野和花粥做了他们的第一次全国巡演.我们来探究一下一个独立的民谣音乐 ...

蒋步庭:大家好,这里是《一刻Talks》,我是今天的讲者蒋步庭。2012年我给宋冬野和花粥做了他们的第一次全国巡演。我们来探究一下一个独立的民谣音乐人从出道到大红大紫,享誉全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艰辛过程。

那 会我在北京经营一个专门做民谣音乐的Live House,每天有个日常的工作在豆瓣里面去搜一下最近新注册的独立音乐人,听他们的作品。听完了以后,觉得可以发送豆邮,取得联系方式,邀请他们来我这 边演出。突然有一天,听到宋冬野的歌,觉得不像之前听到的一些,更趋近于叙述性的那种民谣,听起来很舒服。

他第一场演出现场观众是两个人,从下午的两三点钟演到了晚上的10点左右,他说反正我是刚出道,你就随便安排吧。

演完了自然而然地就跑到吃这个环节,在惊讶于他歌的质量和数量的同时,第二件事又惊讶了一下他的饭量。我记得宋冬野有一首歌叫《抓住那个胖子》,自黑的歌。

野花啊,你怎么芥末美丽!

后来我说宋冬野你要不然做一个专场,他说行,那就做吧,担心没有人气,没有观众。我说总是担心场面上很难看,第一步不勇于迈出去的话,后面肯定都不用想了。他说好,没问题,那就来吧。果然如预料,第一场卖票卖了三张还是五张,当时这个惨状。后来我接触了更多的独立音乐人以后,发现最初的那一年或者两年,都经历过。

当年只能靠口口相传,所有的独立音乐人迈进这个圈的第一步,可能都会经历过。这是你人生中很重要的阶段和你历练中很重要的一个步骤。

从2000年到2010年这10年期间,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好像独立音乐人的第一个春天来了。宋冬野他们在豆瓣这个平台上,把自己的歌迷累计到一定程度上,再去开专场的时候,好像状况就不像之前那么惨淡了。

我记得宋冬野刚开始玩微博的时候,还跟我说,老蒋,你看我这微博,我就演出、发歌之类的,自己一点也就三四千人、四五千人,这些人都是真实的,他们都喜欢我的歌。当时他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自己很兴奋。2011年底了,他说咱们搞个大的。

当时我就觉得,一个人演出还是不行,按专业的音乐人眼光来看,就是歌不像歌、词不像词,演出不像演出。我也是持续关注了花粥一段时间,果然花粥从她上传第一首歌建立小站,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粉丝就爆炸到上万人。我说姑娘咱们巡演吧,你现在在豆瓣上这么火,花粥说行,跟谁一块演?我说跟宋冬野一块演,当时起了名字,叫野花,取宋冬野最后一个字。当时那场巡演实际上我也是胆战心惊地去做,跟别人借的钱,好在最后还没有赔钱。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2012年,令 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5月份的时候,宋冬野写了一首歌,写完这首歌,突然就跟我们说,我写了一首歌特别牛。这首歌往豆瓣上一放,微博上一转,顿时就疯 了。整个的独立音乐圈里面就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然后宋冬野自己在北京开了一个专场,居然已经能够达到一场卖出150张票去了,我对这个巡演顿时也充满了 信心。

在宋冬野写出《董小姐》这首歌的同时,网上有一个人,当时也是为了玩,他喜欢花粥这首歌,觉得挺有意思,抱着玩的心态做了。MV一放,花粥突然也火了。

宋冬野跟我说我们有梦想,我说什么梦想?他说在最早的时候,我做Live House在全北京是专门做民谣的,我说第一个梦想我们实现了,然后呢?他说第二个梦想就是签摩登天空,摩登天空这是独立圈里最大的一个公司了。

签完摩登 天空以后,其实摩登天空也是给宋冬野非常大的支持和帮助,这些东西我觉得要是在我们哥俩自己弄的话,很多东西完全弄不了的,包括资金、包括设备、包括销售 渠道、包括媒体的渠道、包括各种资源和一些机会、一些机遇。

当 时宋冬野是因为左立这首歌,虽然不是独立音乐人亲自去参加选秀,但是所谓的主流明星他们在使用独立音乐的作品,去参加了选秀,算是给独立音乐人去参加选秀 打了一个前战。所有的独立音乐人都在盯着当时的那些选秀,都在看着他们说我们的这个能不能被媒体接受?能不能被商家接受?能不能被整个的环境接受。

《董小姐》这首歌出的时候的状态又不一样,如果说那个是一个炸弹的话,可能到左立去唱《董小姐》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个原子弹了,一下子中国的民谣风就被掀起来 了。因为后来他们又来探讨说独立音乐进流行圈里面,是什么样的状况?歌迷也好、粉丝也好、商家也好、媒体也好,在认可、在消费,它现在就是流行的东西。市场认可谁谁就是流行音乐,市场不认可谁,或者说市场买单的人少,那他就是独立音乐人。

独立音乐和选秀是相爱相杀的冤家

什 么是独立音乐,该不该选秀,肯定是该。平台不同而已,你在街头展示也是展示,你面对的观众可能是20人、30人,你在Live House里面对100人,你在豆瓣里展示面对1万人,你在微博里展示面对10万人,你在电视上展示,面对100万、1000万人,只是展示的平台不同。 我觉得众生平等,所以说所有的展示平台也都应该是平等的。

有可能我们觉得选秀编故事给你一些什么套路,你说了很多违心的话,假装哭、假装乐,你是一个演员同志,你的任务、你的工作就是在表演,你在街上难道不表演 吗?你的工作就是表演,如果说你想按照自己的意愿表演,没问题,把我们乐手真实的那一面展现给大家,而且现在的观众也更乐于看。

所以说我觉得他们说选秀之类的,这个假那个假,对,就是假,可就是有人喜欢看,可能抱着各种心态来看这种节目,这个手法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

我自己也有一套理论分析每一件事、每一个行业,它最后都是沟通、协调、合作。

走出Live House,走向世界的方法论

说到巡演,如何策划、怎么做。我第一次给宋冬野、花粥2012年做野花的巡演,2014年的时候,雷子新专辑首发,全国巡演、流程、之前的宣传安排之类的,做完了以后,2014年的时候,2015年的时候,今年赵赵又做《冬藏》的巡演。

我 们的目的还要分为四项,比如说我们以挣钱为目的,我们想关注度,分享粉丝黏性,扩大粉丝面积,粉丝的纵深、粉丝横向的扩展面,还是说深度的拉伸,还是黏性 的增强,还是说想宣传,包括巡演要起什么题目,我们巡演的内容、文案是怎么做,海报是怎么做,我们要给我们的歌迷,给我们的目的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所以说在策划的时候,选择场地包括选择路线,手段也非常多,怎么样的组合,城市之间的组合,选择在哪一天演出,我们要避开什么节日,要避开什么特殊的时期,避开音乐节。这些东西都做好了以后,再往下进行的时候就要涉及到落地了。

火车站下来怎么到场地,怎么调音,怎么售票、怎么卖周边产品。最后演出的时候,怎 么能调动现场气氛,观众是怎么样的,怎么跟主办方协调,包括各种突发情况,比如说乐器突然坏了、设备突然坏了,因为堵车来不了,观众有什么急躁情绪之类 的,怎么处理讲完。

一站和一站之间两站应该怎么衔接,衔接完了以后,你全都演出结束了,如何做总结、怎么做新闻稿,怎么做你的大数据统计,包括卖了多少票,专辑的销量。每一次巡演我们都看着全国的Live House真的是火箭般的专业性提升,从设备、人员、整个的流程越来越专业。

所以说这个也是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整个中国的独立音乐的发展,一块是音乐人,一块是歌迷,一块是场地方。中国独立音乐整个大环境的发展,还是离不开这三部分人的,音乐人要不断提高自己有好的作品,歌迷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欣赏水平和提高自己包容的能力和接纳度,或者是更理性,场地提高自己的设备、提高自己的工作人员的工作技能、工作水平。

民间是独立音乐永恒的故土

全世界独立音乐的根永远在民间,它是真正来自民间的音乐。他从大众中来,可能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平台,被更多人知道,我们终归还是要回到大众去的,所以中国独立音乐人的根,我个人认为还是永远在Live House,所以说,无论什么时候,我们还是要巡演,还是要在Live House里面巡演。

宋冬野:以一曲《董小姐》开始被关注,被文艺青年亲切称为"宋胖子"。宋冬野自幼酷爱音乐,用宋冬野的话说,"富有韵律感"。在高中时就开始写歌,大学时正式开始创作。宋冬野的歌都来自于生活,《抓住那个胖子》、《佛祖在一号线》、《安和桥》等都是宋冬野有感而发的心情写照。身边人的故事或是自己身上的故事都可以成为创作的素材,宋冬野甚至没有去专业学习过音乐,只是将自己最真实的情感放到音乐中

花粥:2012年的3月,这个在长沙读大学一年级的乌鲁木齐小姑娘开设了自己的豆瓣音乐人小站,传了几首歌。都是基本的吉他拨弦,配以口语化的演唱和直白的歌词,透着一点点女流氓的俏皮。一开始是朋友之间口耳相传,一传十十传百,不多久这些歌都爬上了豆瓣音乐人的排行榜,她也因此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

这下了不得,大家发现:这个叫"花粥"的小姑娘挺能写啊,新歌一首接一首,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收听,更多的上榜,更多的关注。然后她开始演出,做专场表演,甚至是全国巡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