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膛手杰克”真的是他?英国百年连环杀人案件(2)

2018-03-04
字体:
浏览:7次
文章简介:警方不得不呼吁市民提供线索,谁知却等来了自称是凶手的来信.第一封信于9月27日送到了报社老板的手上.在信中,除了嘲讽警方的无能外,凶手还吹嘘

警方不得不呼吁市民提供线索,谁知却等来了自称是凶手的来信。第一封信于9月27日送到了报社老板的手上。在信中,除了嘲讽警方的无能外,凶手还吹嘘自己将会继续作案,最后落款是:“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这个绰号不胫而走,从此就成为了这位连环杀手的代称。在信纸边缘,凶手又补上了一句:“他们说我是医生,哈哈。”

但报社压根就没理睬这封信,认为只是个恶作剧而已,直到29日才把它转交警方。一天后的30日,凶手的预言变成了现实:在这一天之中,两名妇女都被以割喉的手法杀害,现场相距不到一英里。其中一名死者被害后,左肾和1/3的子宫被切除并带走。很快,死者的身份得到确认,分别是45岁的伊丽莎白·斯崔德(Elizabeth Stride)与46岁的凯瑟琳·埃多斯(Catharine Eddowes),都爱酗酒,兼职从事性服务业。

而报社随后收到的一张于25日寄出的明信片上,明确预告“莽撞的杰克将要干出双杀的事来”,证实了这些邮件并非好事者的恶作剧,很可能就是凶手本人所写。

接下来的第三封信则更加恐怖,随着信纸一起寄到负责此案调查的乔治·莱斯克(George Lusk)警官手中的,竟然还有一小块肾脏。信中写到:“随信附上我从那个女人身上掏出的肾脏的一部分,剩下的都被我油炸了,味道还不错。稍等几天,也许我还会把那把带血的刀子也一块寄给你呢。”

点击查看更多图片

地狱来信

这封信的开头写了一句“From Hell”,因而被后来的研究者称为“地狱来信”。但学界对它的真实性一直存在争议,而当时的法证技术也没法辨认那块肾脏标本是否真的来自于某位受害者。不管怎样,这3封信让原本就人心惶惶的伦敦更加不安宁,警方也更努力的侦破此案,把附近街区的屠夫统统过筛一遍,甚至让一名男警员假扮成性工作者游荡在街上(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女警),但依然一无所获。

11月9日,又一名风尘女子玛丽·凯丽(Mary Jane Kelly)被杀害于出租屋内。这次的现场更加令人作呕:她的遗体被肢解,脸部皮肤被扒掉,乳房被割下,腹部几乎被掏空,脖子差点就被割断了——而这些脏器全都杂乱的堆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