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啸林照片 王亚樵简介 王亚樵女人的照片:给我她的图片 王亚樵为何敢惹杜月笙?

2017-12-01
字体:
浏览:17次
文章简介:黄金荣曾经对其门徒说:"王老九这个人很讨厌,素来吃软不吃硬,碰上了给个方便大家相安无事,切莫在他面前惹事生非.咱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君子咱不怕,毛贼咱 ...

黄金荣曾经对其门徒说:“王老九这个人很讨厌,素来吃软不吃硬,碰上了给个方便大家相安无事,切莫在他面前惹事生非。咱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君子咱不怕,毛贼咱不惹。”杜月笙也说:“王亚樵是穷光蛋,惹了事一拍屁股拔腿就走,咱们可是有家有当,惹了他,今日放你一把火,明天杀你一个人,是很划不来的。”

尽管就势力而言,王亚樵无法与这几位流氓泰斗抗衡,但用王亚樵的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娇黛玉就怕粗焦大。”因此,黄金荣等人对王亚樵,能躲就躲,躲不了就让,让不了就赔笑,就拿银子笼络。

但事情奇怪得很,怕有事偏有事,躲不了也让不了。

王亚樵派人刺杀赵铁桥,虽然出于本意是为王乐平等人报仇,但外面还有一层,就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问题是李国杰给钱不够,还有一艘“江安”轮船漂在海上。

王亚樵刺杀掉赵铁桥后,又找到交通部王伯群,请他出面推荐,使李国杰担任了招商局总办重新掌了招商局的大权。不知是疏忽大意,还是要故意挑起鹬蚌相争,自己在一旁坐收渔人之利,这艘船李国杰早在托王杀赵之前就许诺给了张啸林。王亚樵万万没有想到,李国杰竟导演了一出新的《凤仪亭》。

赵铁桥尸骨未冷,王亚樵派人去码头接管“江安”号,谁知,该船已经启封,从船长到水手都换成了杜月笙和张啸林的人,担任经理的是杜月笙的徒弟、张啸林的侄儿张延龄。张啸林等之所以要霸这艘轮船,是为了和杜月笙的大达轮船公司联合,做走私生意。

王亚樵请的经理是福建人卓志城,有二十多年的航行经验。当他跟着王亚樵的助手赵士发去接船时,看到了一场血肉横飞的争斗。

赵士发等人上了船,对船上的人说:“我们是来接船的。”张延龄闻声走了出来,“接船,接什么船?”

“李总办将江安轮作价一万大洋卖给了我们九爷,有契约在此。”说完,便将李国杰亲笔签下的字据递给了张延龄。

谁知张延龄接过字据,看也不看一眼,三下五除二撕碎扔进了水里,傲慢地说:“我管你什么鸡巴九爷十爷的,老子只认杜爷、张爷。李国杰私卖官船,被张爷接住把柄,要告到庐山蒋主席那里。这条船,是姓李的送给张爷堵嘴的。你们这群合肥土包子不知天高地厚,跑这儿撒野,莫非想找打?”

赵士发一见张延龄态度蛮横,而且把字据撕碎,不禁怒火中烧,大骂道:“操你妈张延龄,不把字据捞出来给我粘上,老子斧头不饶你。”说完,向随身十几名弟兄一挥手,从腰间擎出一把小斧头,举过头顶向张延龄扑去。

张延龄原是行伍出身,在上海码头混过几年,又自恃有杜月笙、张啸林双重后台,哪里把赵士发放在眼里,于是,也从容指挥部下迎战。双方你冲我杀,刀砍斧劈,银光闪烁,血肉横飞。张延龄的船上有四十余人,赵士发人少招架不住,当时被砍伤几个。为了不吃眼前亏,他急令收兵。赵士发的肩上,被捅了一刀,浑身是血跑回去向王亚樵报告接船被殴的经过。王亚樵雷霆震怒。

此时,斧头党虽然分散几年,人处各地,但自王亚樵来后,又联络了许多皖籍工人和勇武之士。

当下,王亚樵将人聚集起来,共五百余人,虽然不是全有利斧,倒也是有枪的拿枪,有刀的拿刀。王亚樵站在高处对众人说:“想当年皖人抱成一团,提斧头杀得上海滩的瘪三们屁都夹着放。几年来,我们东奔西走,却让乌合之众寻衅斗殴伤我兄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借今日之机,我皖人要重新联盟,我王亚樵要与同乡兄弟同生同死,绝不让沪土瘪三称王称霸。今天武力接管‘江安’号,权作斧头党复兴誓师,有胆量的跟我去见见世面去。”

众人齐声呐喊:“跟九爷走,打烂杜月笙的狗头!”王亚樵振臂一挥,五百余人如潮涌动,又是杀声连天,刀光剑影与日争辉,其阵势比当年斧头党初次出动更加撼天动地。

消息很快传到杜月笙的耳朵里。杜月笙闻悉“斧头党”又卷土重来,大惊失色,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击掌而叹:“造孽呀造孽,张延龄无知,又惹这祸害出笼,不知要酿成何等后果。”事不宜迟,杜月笙立刻派人飞报张啸林,请其前来商议对策。张啸林闻报,也是连连叫苦,立刻来到隔壁的杜公馆。二人未及寒暄,急忙商讨对策。

当时,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因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积极帮助蒋介石,蒋给他们都加封了少将参议的头衔,俨然政府官员,如派人与王亚樵械斗,恐声势造大,难以收场。

张啸林提议,“以暗杀对暗杀,先与王亚樵言和,暂作缓兵之计,然后派人将王杀掉。”

“老弟,言和可以。”杜月笙老谋深算地说,“暗杀万万使不得,王老九门徒众多,心狠手辣,倘杀他不成,他必加恨,你我更不知横祸何时飞来。你算算看,王老九都杀过谁,徐国梁是警察厅长,张秋白、赵铁桥也都是党国要员,你敢动过谁?干掉的都是街头混混,最大的不过是汪寿华,可他是共产觉,老蒋支持我们干的。”

停了一会,杜月笙又说:“这笔账应该这样算:让他一步,多个朋友,而且是强硬的朋友;与他争斗,多个对手,而且是个凶狠的对手。不就是一条船吗?值多少钱?一反一正,差之甚远。我的意思,吃个闷亏,让他一步,借此机会,与他套套近乎。他得了好处,必然对我们好感,如此,往后不知要少多少麻烦。”张啸林点点头,“就这样吧,先让他姓王的一步。不过,将来有了机会,我绝不饶他。”

王亚樵带领五百多人,一路浩浩荡荡杀向黄浦码头。张延龄早已望风而逃,喝令水手将船开到江心。王亚樵等人在岸上列好阵势,向江中喊话,令张延龄率船靠岸,否则小命不保。众人嚷嚷间,一辆小汽车停了下来。

杜月笙身着长袍马褂钻出汽车,满脸含笑,从容不迫地走向王亚樵的队伍,边走边问:“哪位是九爷亚樵先生?”杜月笙的身后,除两名保镖远远地跟着以外,再也没有其它门徒。他的从容和笑脸当真把皖人队伍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