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资产 郭鹤年出售旗下7个项目资产变招求解资金之困

2018-11-11
字体:
浏览:3次
文章简介:尽管春天已经开始,但地产业的大鳄仍然在为"冬天"储粮.以"糖王"身份与李嘉诚比肩的富豪郭鹤年,这一次也感受到了内地楼市的 ...

尽管春天已经开始,但地产业的大鳄仍然在为“冬天”储粮。以“糖王”身份与李嘉诚比肩的富豪郭鹤年,这一次也感受到了内地楼市的寒流,面对吃紧的资金链,“糖王”开始寻求变招。

抢在鼠年春节到来之前,嘉里建设(0683.HK)向母公司嘉里控股及新加坡地产上市公司AG出售旗下资产,主要涉及杭州、成都等地的总计7个项目,出让股权比例在40%左右,向来“好大喜功”的郭鹤年,冀望于此解决规模之下紧绷的资金链。

郭鹤年资产 郭鹤年出售旗下7个项目资产变招求解资金之困

与他人一样,“糖王”同样在遭受考验。

为求资金 家务式重组当先

郭氏此番重组实属“家务事”。

实际上,AG与嘉里建设一样,同属郭鹤年家族控制的地产上市公司,主要在新加坡开发地产业务。而嘉里建设则主要关注香港及内地市场。

郭鹤年资产 郭鹤年出售旗下7个项目资产变招求解资金之困

此次重组的7个项目分别位于杭州、成都、秦皇岛及沈阳,总占地约68万平方米,此前由嘉里建设全资拥有,重组后,嘉里建设仍然控股但比例已最小缩至55%。

值得一提的是,嘉里建设在此次重组中,所涉及七处项目大多于去年刚刚获得,但升值速度颇快。以去年6月嘉里在成都高新区拍得的两宗相邻面积共为117亩的地块为例,当时的拿地总价为10.7亿元,按照嘉里的最新估值,总价已达到14.3亿元,时隔不到半年就已升值近4亿元。

嘉里集团相关人士透露,之所以进行项目重组,是希望为扩充内地土地储备积蓄能量,“进一步巩固公司在中国内地的地位。” 而他认为,虽然内地宏观调控对开发商有一定影响,但仍然具备庞大潜力。他同时表示,“随着内地项目规模日益扩大,需要投入更多财力,这就需要整合资源,提升价值。”

重组有助于分散项目风险,尽用财务资源。

好大喜功 糖王亦有困难时

看似关联整合,实则嘉里等地产大鳄在内地“从紧”政策下,资金同样面临考验。

按照上述嘉里集团人士的说法,港资等地产商要扩充内地土地储备,需要投入的资金往往更多,“因为期望很高、要求也很高”。

记者了解到,虽然因为郭鹤年及其嘉里系早已名声在外,不少地方政府皆愿对其投资给予各种优惠,但最近嘉里在内地投下的真金白银绝不是少数。

以嘉里在成都的项目为例,两幅住宅项目将于下月开工,而成都当地业内人士估算,未来3年内,仅就成都目前的几个项目总投资将在80亿元以上。而上述重组的7个项目,如果嘉里建设单独投资的话,需要投入308.7亿元人民币的巨资。通过重组,嘉里建设对这些项目的投资金额将缩减到182亿元左右,余下的部分则由嘉里控股及AG承担。

“一方面项目开工要投如此大笔巨资,另一方面还要继续跑马圈地,对于任何一家单独的上市公司来说都有压力。”华夏证券地产分析师陶峰说。

就在两个月前,嘉里建设刚刚以6.23亿元拍得三亚一幅约260亩的商业地块。而去年5月份以来,郭鹤年已率团先后走访了湖南、内蒙古、山西、天津、河北、广西等地,为香格里拉酒店选址。

香格里拉目前在内地有25家开业酒店,在建酒店超过20家,在其规划中内地酒店数量在未来几年将在100家以上。“这又将是一个数百亿元的投资规划。”陶峰分析。

变招解困 郭氏仍有他图

对于优质物业,糖王郭鹤年向来奉行着“只租不售”的长线策略,即便短期难以回收资金,也仍如此。然而,当金鼠之年到来之时,郭鹤年也开始体会中国古语“穷则变,变则通”的真谛所在。

记者了解到,近期嘉里建设投资约37亿元左右在浦东建造的嘉里中心,将在2010年开业。这个嘉里中心将融合五星级酒店、高级写字楼、商场和酒店式公寓设施,很可能破天荒地引进其他企业作为合作伙伴,放弃独享,转而联合投资城市核心区的高档优质物业,这在郭鹤年的从商经历中,可谓“破戒”之举。

而这还不是郭氏变招的全部。记者获悉,嘉里建设位于上海的嘉里华庭二期将于下月开始陆续推出60套房源出售,这批单套预计超过千万元的豪宅,将为嘉里带来约6亿元左右的收入。

这也在相当程度上打破了郭鹤年对优质物业向来奉行的“长线持有”的策略。业内人士分析,此番推出部分优质物业出售,嘉里建设也是为短期内回笼资金,解眉燃之急。

郭鹤年旗下,并非只有地产业务需要大笔现金。事实上,郭氏家族在传媒、矿产等上面的资金需求同样庞大。据悉,近期全面收购传媒公司SCMP(0583.HK),郭氏的支付价在30亿元左右(9.88亿股,每股2.75元),联合湖南有色进行矿产开发总投资也在10亿元以上。

即便在华人世界财富可以与李嘉诚比肩的郭鹤年,面对如此现金需求,无疑多少也有“老革命遇到新问题”的意味,变招应对实属“份内之举”。

“香港面目出现的资金大部分是香港本地地产公司的积累,但新加坡更多可能是国际资本,或者REITs,拉拢AG后,嘉里建设将会更加得心应手。”在陶峰看来,“通过三家上市公司来分担项目风险,每家每年的投资不过30亿元左右,这对于有着丰富开发经验的嘉里系公司来说,很容易获得股民的认可。”

按照嘉里建设的计划,7个项目大部分今年5月前动工,2010年至2011年前分批落成,刚好可以用三到四年的时间将巨额投资分由三家公司来消化。郭鹤年此番变招,由此看来并非应景之作,在年逾古稀之年,这位与李嘉诚同辈的香港第一代富豪,或将被重新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