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越战的三光政策 真实越战经历:中国军队执行“三光政策”了?

2018-03-29
字体:
浏览:3次
文章简介:湖北天门.汉川之间有一片面积达两万公顷的湿地,谓之沉湖.过去国家缺粮,武汉军区在此搞围湖造田.那年代极左,部队要筑一道排水大堤,军区要求仨月搞完,层层表态后,到 ...

湖北天门、汉川之间有一片面积达两万公顷的湿地,谓之沉湖。过去国家缺粮,武汉军区在此搞围湖造田。那年代极左,部队要筑一道排水大堤,军区要求仨月搞完,层层表态后,到了连队只剩一个月来的工期,决心书挑战书多得满天飞。

围好了堰,不待湖底干涸,官兵就跳下去开干,泥巴深得托起“二哥”,上面只剩半截人。

大堤越堆越高,怎么上去啊?官兵有办法:穿起老式的方块雨衣,两臂在雨衣下抱成圈,泥巴兜在肚前,一步步爬上去,倒下泥巴,再滑梯似的溜到堤下,好玩吧。

问题在于,那是冬天。

早上太阳升起,湖底沁着薄薄的水,水上结着薄薄的冰。官兵站在堤上,你看我我看你,实在不想跳下去。

连长先脱了裤子,拿了根竹竿,吸满一口气憋着,哧溜滑到堤下,“噼里啪啦”猛敲一通冰凌,回头喝道:班排长们给我下来!

十冬腊月,百十号军汉赤裸着下身,鸭群似的扑到冰水里。上身很遭罪,泥巴里倒暖和些,恨不得全身都钻到泥巴里。

一个月后,大堤落成,连队准备杀猪会餐。谁料想大锅还没支起,那泥巴堆成的数丈高的大堤,眼瞅着竟稀里哗啦地垮了!

怎么办?重新来!这支部队原为东北野战军,又参加了抗美援朝,特耐冻,只是我不争气,以后的几十年只要提起湖北,首先想到的就是一个“冷”,哪怕三伏天,脖子也要缩一缩。

三十年了,回头想想,有些罪,白受了。

沉湖现已退耕还湖,可我的老寒腿却一点不见轻。

当年反目成仇的“同志加兄弟”如今又成了战略伙伴,直让生者站在烈士墓前百感交集。难怪当初就有人发牢骚,操!“同志加兄弟”打架,没劲!要换了和小日本儿干仗,他娘的——不说了!

虽然遭了许多罪,但我还是深深地怀念我曾所在的部队!那是人的再生之地,是昂扬人生的起跑线,是我一生的精神家园。在中国废弃高等教育的年代,部队培育和汇集着最优秀的青年;在任何年代,军队都最完整地保留着民族传统和本色;一个民族不亡,是因为传统与本色的存在!

我想告诉所有的中国青年,无论你是高中生还是大学生,如有机会,你就去参军!在那里,你可能想骂娘,想摔东西,想转业复原,但一旦离开,你将和我一样地怀念部队。

——想有这种感受吗?那就到军营去走一走。这里整洁得令人惊讶,一列士兵走过,跟上去,跟着那击缶般的脚步声和浓郁的雄性气息……渐渐地,我们会有相同的感受。

再不然,您跟我到一个房间里去,中国的连队几乎都有这样的一个房间。房间不大,窗子常被遮掩起,幽暗的墙面挂着些褪色而褴褛的旗,旗面上布满熏燎、贯穿和切割的痕迹,走近了,还能看到深褐色的斑驳血迹。旗上依稀残留的繁体字,记述着它们悲壮而久远的历史。这是我们连队的“荣誉室”,我所在的步兵连,从井冈山走到今天,已有73年的历史,我是连队第23任连长。而战争年代的前任连长们,几乎全部牺牲!

该连的连史上,曾数次出现“全连官兵无一生还”的记载,留给后人的,只是这69面血迹斑斑的旗帜!大片《集结号》对于这支连队,只能算作小人书。

和平年代的一九七九年,该连又以伤亡过半的代价,荣获中央军委对越作战“尖刀英雄英雄连”的旗帜。

九八年抗洪,零八年地震,这支连队都在第一时间奔赴灾区。每当看到士兵们奔波劳累的电视画面,我都会泪流满面,想必我的连队我的兵,又要带回些旗帜了。

站在旗帜前,凝重的氛围会冲破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樊篱,我想即便是和这支连队交战过的所有对手:蒋军、日军、联合国军、李承晚军、西藏叛军、印军、越军,面对这些旗帜,也会肃然起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