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后人 叶剑英晚年流泪自批:文革后错用何人?

2017-06-17
字体:
浏览:27次
文章简介:1980年8月18日至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主要讨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以及一些有关问题.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党和国

1980年8月18日至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主要讨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以及一些有关问题。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他指出,改革权力过分集中的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和其他制度,是为了从制度上保证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经济管理的民主化、整个社会生活的民主化,促进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顺利发展,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他强调要废除干部领导职务实际上存在的终身制,逐步实现各级领导人员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这个讲话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纲领。

随着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事业的发展和拨乱反正的深入进行,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连续召开了9次会议。主要议题是讨论、批准向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的人事更动方案。

在这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第一次会议上,华国锋提出要求辞去中央主席、军委主席和党内的其他职务,并对粉碎“四人帮”以来的工作作了一些检查和解释。其他同志在发言中对他在过去4年工作中的错误以及他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提出了批评意见。

胡耀邦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重要发言。他指出:

华国锋同志是1938年参加工作的,40多年来,华国锋同志也是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工作经验,也有一定的水平。这个,我看也应该是肯定的。国锋同志和一些老同志一道,在粉碎“四人帮”这个问题上,确实是作出了很大贡献的。

这是历史事实,我们的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这一点的。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党、全国人民,包括老同志确实是真心诚意拥护国锋同志的。……但是,我觉得,国锋同志没有正确对待一个党员对党和人民应该作出的贡献。

第一条,对个人在粉碎“四人帮”斗争中所起的作用的认识上,表现得很不正确。第二条,粉碎“四人帮”以后,拨乱反正一开始,或者叫一起步,国锋同志就离开了当时全党、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第三条,在干部方针上,脱离了全党绝大多数同志的意志。第四条,在对待毛泽东同志的问题上,确实采取了实用主义的态度。第五条,在突出个人问题上,造成了十分有害的影响。

叶剑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他感情十分真挚地说:据《三国志》第三十五卷《诸葛亮传》里记载,刘备在白帝城临终托孤时,对诸葛亮说:“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之后,诸葛亮并没有按照刘备的话去办,而是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毛主席临终的时候说,我不行了,快完了。政治局全体同志到主席那个房子,排队一个一个见主席。那时,他的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看完后,退回到休息室。过了一会儿,护士又把我叫到主席面前。

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我又退了出来,不久,主席心脏就停止跳动了。当时我就想,主席为什么要第二次看我呢?还有什么嘱托?(叶剑英讲到此处,心情很激动,流下了眼泪)我剖析毛主席去世时自己的心情,我确实把华国锋当做“后主”看待,尽管我自己精力不足,水平不高,还是想尽力扶助他。我对他讲过一些过誉的话,这是一种旧的封建思想在作怪。借此机会,我应作自我批评。

在最后一天的会上,华国锋表示欢迎大家对他的批评。他再次提出辞去现任职务,并要求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以前,不再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中央军委的工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华国锋犯了“左”的错误和其他错误,但不要说成是路线错误。路线、路线错误、路线斗争等提法没有明确的科学含义,使用这些提法过去在党内造成很不好的后果,以后要尽量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