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源传媒宋利 5月传媒观察:复旦抄袭门与市长情妇宋利

2018-02-11
字体:
浏览:1次
文章简介:    事在人为,莫不如是.本渐渐平息的事件,在"好心人"的推动下,横生枝节,并愈演愈烈,风波又起.5月内,上演了多场这样的情景剧,热闹非凡

    事在人为,莫不如是。本渐渐平息的事件,在"好心人"的推动下,横生枝节,并愈演愈烈,风波又起。5月内,上演了多场这样的情景剧,热闹非凡。

猪队友

复旦陷入宣传片抄袭争议一事,本不该闹的如此满城风雨,非议缠身,以至于声名受损甚已。

如果不是途中发生这样一个插曲的话。

一篇澎湃的一位记者在对该宣传片制片人专访之后,并写就了自认为真相的采访手记,但很可惜,事与愿违。这篇手记,最终被业内广泛认为"洗地文"。就此,复旦抄袭事件再度被引爆,吐槽点也多了很多新角度。

而在媒体业界,这已经成为了笑话。

在该篇"洗地文"中,当事记者声情并茂地回忆起与复旦宣传片制片人采访时的种种细节,极致的描写当事人在面对陷入抄袭争议时的焦虑与补救措施等等。

比如"他几乎一夜没有合眼......"云云

更绝的是这段。"对话完成了,我尽自己的努力飞速地码好了字,交给了他,再之后,便是一遍遍地审稿、修改、再审、再改,他也一次次地从自己的办公室到校领导的办公室来回地走动。文章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措词,都小心又小心地反复字斟句酌,文章的字数也一再地缩减,最终的成文版本比最初的版本在字数上砍掉了一半。"

读完之后,大家会不会对该制片人抱有同情,看他这么辛苦劳累,饭都顾不上吃来弥补过错,以及"一遍遍地"、"一次次的"改稿斟酌,来原谅他,放过他。

很明显,不会。记者的本意是煽情博得同情,但却忽略了常识。

一来,人们犯了错,心理焦虑、辛苦补救以及外界指责,这都是正常反应。再多煽情,也改不了犯错的既定事实。该记者认同了,不代表大家要认同。

二来,在经历了"新华社记者手记——陈道明为其改稿"、"汪峰质问记者为何不将稿件给他看"等事件之后,关于采访对象能否审稿的问题一直是业内的敏感话题。这不,又是一阵热议。

有人坚决说不能审稿,有人则称视具体情况而议。但很少有人赞同,该当事记者拿采访对象审稿一事进行炫耀的行为。因为此之谓"媚"。

尖锐的批评来了。该篇手记一出来,魏武挥的耳光就打了过去。

"最终成文版本比最初文本少了一半,只有两个可能。其一,该记者写文章水平太烂,制片人比较会写,懂得精炼,所以变成了一半。其二,有太多的细节、情节,在后来,被删除了。你究竟想隐瞒什么?这对话暴露了澎湃这篇专访,就是复旦官方最终钦定的宣传稿,澎湃你是不是要在复旦宣传部公信力尽失的情况下,客串一下复旦临时的宣传部?"

纵观此事,该记者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希望外界苛刻甚至越界的言论攻击能够消停点,但无奈未能把握好。以至于引火烧身,且不说未能帮助复旦以及采访对象,连带着自家供职单位也跟着节操尽碎了。人们通常 对这种人,有一个比较形象的称呼——猪队友。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复旦在这件事的危机公关,显然是找到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

虽说猪队友们容易让事件朝着对当事人不利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但有一类人偏偏乐于此道。这些人算不上队友,充其量只是好事的粉丝。

本月内,北外副教授乔木微博举报主持人何炅吃空饷。该事件以何炅正式辞职收场。但本已平静的风波,却因粉丝队友们的不良言论,出现"逆转"。

5月25日上午,举报人乔木称,事件至此已近两周,但他遭到众多网友辱骂、攻击和人身威胁,手机、邮箱、微信、女儿照片等个人隐私被网友公布,截至接收采访时已收到280多页私信,其中每页20条,"几乎都是辱骂、恐吓和威胁,但也有少数是支持";此外,每天还都要收到10余条来自全国各地的恐吓威胁短信以及电话,邮箱里也塞满了"死全家"等咒骂邮件。

此前,乔木已在微博上发表题为"栀子花开也会谢,何炅欠我个道歉"的文章,称何炅作为意见领袖,应当对粉丝行为进行规劝引导,"所以何炅欠我一个道歉。"

事实上从一开始,对于乔木举报的质疑就连绵不绝,举报动机论、借机炒作论、看人眼红论、虚伪找茬论……一场"粉丝顶何"与"乔木求真"的隔空大战持续发酵着。热情、激情之下,模糊了基本的判断。

孰对孰错,自有公断。澎湃记者之于复旦宣传片制片人、粉丝之于何炅,请理性支持,不要掉了一地节操。

自作孽

人身攻击不可取,伪造谣言更是损人不利己。

5月22日新华社消息称,合肥市警方获悉,捏造事实、发布新华社记者在庆安事件报道中"收好处费"的网民柴某日前在合肥落网,其承认因发泄不满故意编造谣言的事实,并对遭受造谣中伤的两名新华社记者表达歉意。目前,柴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据了解,5月13日1时许,网民"野茉莉走天涯"在新浪微博上发表文章称,"有良知未泯的工作人员愿意实名举报:庆安枪杀访民案有某华社两名黑心记者收受有关部门好处费3.8万元,尔后颠倒黑白进行歪曲报道,美化行凶者李乐斌。"随即,该微博被媒体网站、微博微信等大量转发,并被境外媒体转载,对新华社和被攻击的两位记者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此举纯属自作自受。

虽说微博等媒介,赋予了人人皆可自由发声的舆论阵地,但这里玩着玩着就会发现,不是他人跌落神坛,便是自己。《人民代表报》原副总编辑宋利便是其中典型代表。

近日,山西长治落马市长的情妇、《人民代表报》原副总编辑、资深媒体人宋利不服一审判决,已向山西省高院提起上诉。3月2日,山西晋城市中院以贪污罪,共计贪污6359 .65万元,判处宋利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据悉,宋利的出事源于她和云南官员伍皓的微博对骂,之后互相人肉……终出事。

资料显示,1999年12月1日宋利成为山西某报业集团旗下的一份晚报的发行人员,7年之后,她从该晚报脱离,加入山西省人大主办的人民代表报社,为摄影记者。

再之后的多年,宋利履任人民代表网副主任、主任、总裁,《人民代表报》社长助理、副总编辑,黎源之声董事长兼总经理。短短几年的时间,她便从一名普通的摄影记者升为副处待遇的副总编。

2011年左右,在社长李正伦的支持下,宋利成立了山西黎源传媒,并出任董事长。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该报面向全国公开发行,接触的都是人大代表,代表中多是官员和大老板。而这也给了宋利更多结识当地权贵官员的机会。

在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初,宋利认识了时任长治市市长的张保,后二人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张保在一审中对此予以否认)。

并在张保的支持下,宋利成为了"女巨贪"。而其贪污事实之所以被调查,与其2012年在微博上与云南红河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伍皓发生骂战有关。

从最初宋伍二人从对骂开始发展到人肉搜索,互相揭短。

"呵呵,人肉搜索不可怕,自身不正经不起搜那就悲剧了。"伍皓曾发出这样的微博,并表示时间总能证明很多事,打铁还靠自身硬。

在骂战中,宋利曾扬言要开她的电视直播车去红河州,现场直播伍的贪腐行为。随后,网上有人公布了京N R D 117、京N R D 577等五六辆奔驰、奥迪等小汽车车牌号,请网友查证这些车辆是否为人民代表报社的公车。

而《人民代表报》记者斛建军回应说,这车是《人民代表报》副总编宋利个人的车,不是单位的。斛建军称,他的回应令宋利非常恼火。斛说:"2012年7月中旬的一天,宋利让其手下在省人大办公楼,拳打脚踹教训了我一顿,宋还打了我几个耳光。下午5时才把我放出来。事后也没给任何说法,社里还开除了我。"

随后宋利的真实面目逐渐被揭开。

媒体圈贪腐,宋利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本月末消息,电视圈领军人物原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被实名举报。举报中列举了欧阳常林多个违法乱纪的事实。但截止目前,并未有具体结果。

亏损的媒体

本月内有消息称,持续亏损多年的天涯社区寻求挂牌新三板,转道"谋生"之路。

根据网上流传的《天涯社区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4年及2013年度,天涯社区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410万元及10718万元,净利润为-4466万元和-3161万元,期末的净资产分别为495万元和2907万元。此外,公司经营现金流量持续为负,净额分别为-2571.53万元及-1880.64万。

在国内网民的上网历程中,天涯社区曾谱写了辉煌的篇章。这里诞生了一系列引爆舆论的话题事件、活跃的意见领袖、知名文学写手,当然也包括最早的网络红人等。

如果你是一位资深网民,你一定听说这句话:"内事问百度、外事问谷歌、房事问天涯。"虽为调侃之意,但天涯社区在舆论场以及网络娱乐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但2011年后,天涯似乎进入了全面的低落期。

"一方面,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介对天涯的冲击非常大。自2011年起,明显的感觉身边的客户、朋友聊起天涯的人少了,其他媒体上也鲜有天涯相关的新闻和报道。种种迹象表明,天涯的影响力在下降。另一方面,天涯很多部门的负责人选择离开自行创业或被阿里、腾讯、七天、唯品会等公司挖走,核心员工流失得非常厉害。"一位离职的天涯老员工回忆道。

是的进入移动互联网以来,在微博、微信等移动社交媒体的强势来袭,天涯等传统的社区论坛逐渐的淡出了互联网历史的舞台。

虽说微博成为了舞台上的主角,但实际上在盈利路上,同样遭遇了与天涯社区类似的困境:未能止损。

5月15日,新浪微博公布了其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净营收同比增长43%,净亏损290万美元。

虽然新浪微博自问世至今,一直处于未盈利状态,但其亏损幅度已有所降低。据其一季度财报,该季度净亏损较上年同期减少94%。

即便在社交浪潮中新浪微博拔得头筹,在短短的几年时间迅速成为国内最为活跃的社交媒体之一,但这不能使得其在商业化路上一帆风顺。

不管是新浪还是资本市场以及投资者阿里等,均认可新浪微博潜在的价值,并在新浪微博连年亏损之时,不断的对其输血。但对于如何盈利,新浪微博仍在探索,并不断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