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厂柳建伟 成都军旅作家柳建伟出任八一制片厂副厂长

2018-02-26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成都商报北京专电 记者 张世豪 为您报道他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得主,夏衍电影文学奖一等奖获得者,职业电影人;他操刀编剧的<惊涛骇浪><石破天惊

成都商报北京专电 记者 张世豪 为您报道

他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得主,夏衍电影文学奖一等奖获得者,职业电影人;他操刀编剧的《惊涛骇浪》《石破天惊》好评如潮;他是半个四川人,对成都,他有一份特殊的感情……继成都商报日前独家报道了作家何世平出任峨影厂厂长的消息后,近日,记者在北京采访时意外获悉:又一位作家与电影发生了“特殊关系”———成都军旅作家柳建伟现在已荣升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大校军衔。

从作家到官员,柳建伟如何完成两种身份的转变?日前,柳建伟在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谈拍摄计划:

“《飞天》年底开拍,刘德华梁朝伟有望主演”

作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副厂长,柳建伟分管烟火特技车间和电影文学部等部门。他表示,自己是一个军旅作家,因此和其他作家的写作风格不一样,“每个人承担的责任不一样,比如郭敬明那样的风格也是无害的,韩寒被视为很多年轻人的代言人,但是我要做的事和他们不一样……”

柳建伟向记者透露了他今年的写作计划,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两部重点影视作品都由他操刀编剧,一部是航天电影《飞天》,一部是30集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开国》。柳建伟告诉记者,《飞天》将是一部投资惊人的大制作,“我从2002年底开始介入这个片子,写过三稿。

”柳建伟坦承,拍《飞天》这样的大制作题材,肯定有技术方面的困难,“但我们不会像《阿凡达》那样造一个景,《飞天》讲的是一个很牛的中国人和他的团队如何打造太空英雄的故事,其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如果当年我们没有勒紧裤带搞两弹一星,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如果今天我们没有在太空占领一席之地,中国就不会有明天。

这么重大的事件,这样的电影,我是重要的参与者。”柳建伟说,《飞天》将于今年的年底开拍,刘德华或梁朝伟有望出任男主角。

柳建伟表示,八一电影制片厂这几年抓住我国重大节庆纪念日,适时推出影视作品,“这一块在过去六、七年中,八一厂是做的最好的,也是最自觉的,八一厂作为军事电影的制作团队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

抛犀利观点:

“《集结号》不真实,

《建国大业》20分钟的场面戏来自八一厂”

好莱坞大片《阿凡达》在中国卷走13.5亿元的票房,对于这部影片,柳建伟有自己的看法,他直言不讳地指出影片存在的问题,“《阿凡达》的主题依旧是美国拯救世界,美国拯救潘多拉星球,美国一个下肢瘫痪的小士兵,不光拯救了世界,还获得了那个星球上最有权势女人的爱情,我们不假思索去吹捧它是不对的。

”柳建伟表示,《十月围城》是他认为近十年最好的电影作品,“而《风声》就是展示性、谎言、酷刑的……”在柳建伟看来,冯小刚的《集结号》有很多硬伤,“打得很惨烈,好像也很深刻,但请大家想一想,军号最远的传播距离是多少?战斗背景下的传播距离又是多少?整部电影的真实性建立在集结号吹与没吹之上,而且把整整一个连的生命都拴在这把军号上,我们八一厂若这么拍行吗?我们是中国惟一专业的军事战役影片生产厂家,我们拍的电影的真实性,必须建立在正确的想像之上,必须守住那些具有永恒价值的底线。

柳建伟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建国大业》中有20分钟的场面戏来自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经典影片,柳建伟表示,“这些场面剪掉了,《建国大业》什么也不是。打仗,有一个大场面用了2分钟,如果现在来拍4个亿都拍不下来,那是拍《大决战》的场面,当时动员了部队两万人,群众四万人,可以让陇海铁路的交通中断四个小时,这恐怕只有八一厂能做到。

”柳建伟直言:“《建国大业》的票房有4.4亿,如果我们八一厂那些场面的戏由他们来组织的话,他们花4.

4亿都拍不出来,因此,八一厂的贡献巨大。还有,《集结号》的美工都来自八一厂,烟火师、造型师吃饭时需要坐两桌。八一厂的烟火从来没出过问题,中国的影视作品中,战争场面戏,80%由八一厂来制作。”

讲最大困难:

“八一厂没有自己的院线,只能任人宰割”

柳建伟表示,八一厂现在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没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院线,“就好比我们生产的产品没柜台,没商场,人家拿去是代卖的,给我们弄成上午9:00一场,下午1:30一场,谁去看呢?只能任人宰割。”稍微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再给你一个数字,现在的票房算什么?现在的票房只是我国不到七十个城市覆盖的两亿人口的城市票房,很多县城都没有影院,给农村放的影片我们八一厂是最多的。

”柳建伟告诉记者,《血战陈庄》在农村的累积放映场次已经达到了29万场次,“如果一场有五百个观众,都上亿人了。还有,八一厂的电影在电影频道的重播率、收视率和收视人数也是最高的。”

柳建伟说,几乎全国每个军分区都有礼堂,“我们全国这种礼堂有四五百个,每个礼堂经过改造后能放两三块银幕,这样将有一千块银幕,如果把这些礼堂弄成八一院线,可以对外营业,《惊天动地》如果同时在黄金时间放映,票房达到四、五个亿肯定没问题。”

面对电影市场长期以来档期安排无序的状况,柳建伟说,“现在一些院线的无序竞争是不对的,要不像《十月围城》这样的片子达到十亿票房也是没问题的。”柳建伟说,从张艺谋的《英雄》开始,中国进入了片面追求票房的“大片时代”,“相关部门应该好好审查一下,像审查相亲节目那样。我认为我们很多电影存在导向问题,像《色,戒》这样的电影,票房都有两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