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怡微电子书 张怡微:擅于书写身边的故事

2017-08-13
字体:
浏览:11次
文章简介: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80后女作家张怡微的<细民盛宴>一书,该书讲述了一个离异家庭中女儿的自我成长.这也是她从青春写作到"世情小说&q ...

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80后女作家张怡微的《细民盛宴》一书,该书讲述了一个离异家庭中女儿的自我成长。这也是她从青春写作到“世情小说”转变过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张怡微跳脱开80后惯有的写作风格,转向城市的历史深处;生活中的人情世事、人心变迁等成为她观察和表达的对象,而这些也与她多年在外求学,独立的个性有关。

生活让我保持独立思考

张怡微被称赞为“海上才女”,1987年生于上海。2004年,17岁的她通过处女作《我和吉瑞》获得全国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因此出道,成为80后作家中的一员。这些年她笔耕不辍,写出了很多个人风格显著的故事。其中,2015年出版的记录自己赴台湾学习生活见闻、体验、感触的《都是遗风在醉人》让她被更多的人所关注;2017年出版的《细民盛宴》则让人对她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细民盛宴》中张怡微讨论了单亲家庭的问题,人性深处那众多令人困窘的卑鄙龌龊之处,通过其犀利的目光向读者娓娓道来,读来有种耐人寻味、令人陶醉的悲伤愁绪。

也许与张怡微一直在外求学有关,独立女性的思考让她的文字更深邃。这些年,她源源不断地向人倾诉的并非心灵鸡汤般的励志,也绝非皆大欢喜的陈词滥调,她展现的是市井小民的平凡人生,而这些人生并不是田园诗的平和宁静。

如她“家族试验”写作计划,包括《试验》《哀眠》《因为梦见你离开》等短篇集,《细民盛宴》是其中唯一一部长篇。其主题探讨的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因缘际会以一家人的方式生活在一起。但每部作品又有着不同的关注点:《试验》写的是“无后”,《又一年》写的是“迁徙”,《过房》写的是“过继”,《故人》则写的是“失独”。

其实早在几年前,张怡微便开始琢磨“家族试验”主题,也慢慢地搜集素材。问到为什么会开始关注社会问题,张怡微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于自己从小的生活环境,及对市井生活的思考。张怡微成长于上海的工人新村,当工人新村作为住宅的概念没落及“二胎”开放后,独身子女以集体的形式走入历史,作为作家的张怡微希望写些什么以作纪录。

随着年龄的增长关注的问题也在改变

在“家族试验”写作计划中,《细民盛宴》是重头戏,该书涉及了一个概念“世情小说”。“世情小说”在中国文学史里是一个很常见的分类,也有人称之为“家庭小说”,而张怡微这样一个年轻女性,又是如何书写“世情小说”的?

翻看《细民盛宴》,张怡微观察的一些问题细小又真实。所以她笔下的上海,与人们印象中上海的旗袍、背头、洋房、石库门等不同,描写的是市井生活中的那些残忍的真相,可以说写的是上海这座城市的背面。

此外,该书还描写了离异家庭中不同寻常的场景,例如女主角的继父与继母的对话。张怡微说,她希望让继父、继母说上一句话。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这两个身份的人是不需要见面的。自己在小说里安排他们见面,是因为没有人从少男少女时期就期待自己成为一个好继父、好继母,这背后有命运的风雨,也有人的心酸和妥协,这才是张怡微最终想要表达的。

她说,自己不是多出色的写作者,只想记录上海人的情感生活,他们很努力地活成一个普通人的背后也曾走过千山万水的挣扎、为难,他们也有很真切的爱与失望。

该书虽然是“家族试验”写作计划的扛鼎之作,却不是该写作计划的最终篇章,据张怡微透露,最终篇章将会是《樱桃青衣》。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怡微关注的点也逐渐不同。张怡微说,她现在对社会科学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因为这给她提供了许多观察社会的工具和方法,这些方法是纯文学教育很难提供的。曾经做《西游记》续书研究遇到困难时,一位老师对自己说过一句话,小说又不是写给中文系的人看的。现在想来觉得很有道理,经典作品的生命力和延展性的奥秘也正在于此。

正因此,《细民盛宴》中女主角才会叫人那样难忘。但张怡微说,即便关注了当下社会中的问题,自己的作品也还不够深刻。她向读者推荐一位台湾作家蒋晓云的《民国素人志》《百年好合》,认为她写了很多大时代背景下非常有生命力的女性,这是女性读者值得关注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