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方旭大保国 长安大戏院10月2日(日场)京剧《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

2017-06-06
字体:
浏览:8次
文章简介:    李后抱幼主万历帝临朝听政.李后父李良觊觎非分,窥窃神器,计用甘言诱李后命己摄政.李后为所惑,已坦然允之.廷臣无敢直谏者,惟兵部杨波.

    李后抱幼主万历帝临朝听政。李后父李良觊觎非分,窥窃神器,计用甘言诱李后命己摄政。李后为所惑,已坦然允之。廷臣无敢直谏者,惟兵部杨波、中山王裔孙徐延昭二人,知李良心怀不臣,其意叵测,期期以为不可,因同入宫面后,交章极谏。李后不悟,徐延昭、杨波争愈力而后愈执拗。李良因之气焰亦益盛。徐延昭愤极,遂出太祖御赐铜锤,将李良痛击,李后亦难面对徐延昭,遂各悻悻而散。

    徐延昭、杨波为李良篡位,李后昏惑不悟,在殿与彼等争执之后,退回朝房,无计可展。徐延昭至深夜,乃独至先帝灵前,哭祷乞灵,思以孤忠一片,诉之冥冥,以冀仗先帝式凭之灵,佑令李后回悟。

虽稍涉迷信,然大臣忧国之深,实为不可及。徐延昭正伏地痛诉时,忽闻有人马声自远而至,不觉大惊。盖恐李良已知之,而乘间来劫己也。及近,见系杨波,惊始稍定。及询情由,始知杨波亦为保护皇灵之故,率同子侄众将等偕来。徐延昭乃大喜,遂向诸将抚慰奖励,以忠贞相勉。诸人闻言,无不感激涕下。

    李良已封锁了昭阳院,使内外隔绝,篡位迹象已明,李艳妃独居悔叹。徐延昭、杨波二次进谏,李艳妃于是以国事相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