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的秘密]陈化成纪念馆:清朝画家照遗体绘英雄像

2017-05-07
字体:
浏览:3次
文章简介:编者按:上海有多少养在深闺人不知的博物馆?神奇的博物馆里究竟有多少您所不知的秘密?即日起,东方网陆续推出原创系列报道--<博物馆里的秘密>,带您走进 ...

编者按:上海有多少养在深闺人不知的博物馆?神奇的博物馆里究竟有多少您所不知的秘密?即日起,东方网陆续推出原创系列报道——《博物馆里的秘密》,带您走进上海各大博物馆,穿过时空的阻隔,揭开尘封的历史,探寻背后的故事,见证上海的变迁。这个夏天,让我们用心聆听历史,静心品味文化。

屹立在宝山临江公园里的陈化成铜像

纪念馆里所展示的清朝将军战袍

东方网记者蒋泽9月5日报道:“英夷到处猖獗,已破虎门、厦门、定海,势必窥伺吴淞。某海上攻战40余年,风涛素习,严兵戒备。如夷来,必能破之,以张军威。设事机不测,亦必以死继之。敢为故人告。”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江南提督陈化成在给同乡友人苏廷玉的信中这样写道。没想到,仅过数天,陈化成一语成谶,壮烈牺牲在吴淞炮台。

身中铅弹百余粒陈将军壮烈殉国

陈化成,1776年出生于福建省同安县,22岁即投营于福建水师,累官至江南提督。陈化成纪念馆研究员吴必尧认为,陈化成虽为武将,却独以“廉著”,一生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事情。在台湾,他重修西屿灯塔,平息分类械斗。

在福建,他捐俸修《厦门志》,扩建玉屏书院。在上海,则解禁“封港”,便利商民出海,组织练勇,维持地方治安。由于与士卒同甘苦,深得军心民心,兵民称之为“陈老佛”。当时吴淞驻地有民谣曰:“官兵都收民膏髓,陈公但饮吴淞水。”盛赞陈化成廉洁奉公的高风亮节。

1839年,林则徐在广东强行销烟,中英矛盾逐次升级,并于1840年正式开战。经过前两阶段战争之后,英国认为所获权益太少,在1841年8月27日再次北上,攻陷鼓浪屿、厦门、定海、镇海等地。1842年1月,在攻打台湾被阻之后,英军又在长江口集结重兵,准备攻打长江门户吴淞。

陈化成早就预料到英军必然进犯吴淞,到任之初,他便依塘列帐,巡视江面,操练士兵,铸炮制药,增设炮位,巩固防线。其治军之周详严密,“下闻于野,上达于朝。”在纪念馆内的一张地图上可以看到,陈化成在西炮台以北部署了150门大炮,东炮台上则有27门,内侧蕴藻浜还布防了10门。

《清史稿》中有陈化成传,关于他在吴淞口与英军作战、牺牲的场景,有如下描述:“越数日,敌舰衔尾进。化成麾旗发炮,毁敌舰三,歼毙甚众……敌攻坏土塘,由小沙背登岸。徐州兵先奔,东台亦溃。萃攻西台。部将守备韦印福、千总钱金玉、许攀贵、外委徐大华等皆战死。尸积于前,化成犹掏子药亲发炮。俄中弹喷血而殒。”

陈化成牺牲之后,安徽武进士刘国标,把他的尸体藏在了附近芦苇荡中,8天后,才把他埋在了嘉定。在描述陈将军遗体时,《福建通志》中写道:“身受铅弹百余粒,胸胁殆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