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一家的下场 被一条沟改变命运的傅作义手下“王牌军”

2017-08-11
字体:
浏览:10次
文章简介:被一条沟改变命运的傅作义手下"王牌军"1948年12月5日下午,国民党傅作义部的第35军拖曳着山炮.野炮,浩浩荡荡行进在张家口至北平的公路上

被一条沟改变命运的傅作义手下“王牌军”

1948年12月5日下午,国民党傅作义部的第35军拖曳着山炮、野炮,浩浩荡荡行进在张家口至北平的公路上。军长郭景云悠闲地坐在吉普车中,问身边负责联络的贾参谋:“张家口那边共军没情况吧?”

贾参谋道:“刚才联系过了,没情况,万全一战,把共军杨成武兵团主力打败了,肯定会老实一段儿时间。”

郭景云“哼”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谁敢与35军相比?我们是机械化部队、美式装备、声威赫赫的‘王牌军’……”正说着,忽然车队停住,还听到了枪声、爆炸声。前面一停,后面绵延十几里的车队都停下来等待,大家纷纷互相打听:“怎么了?怎么停了?”

前卫师师长冯梓乘坐的吉普车从路一侧逆向开来。他对郭景云说:“军座,前面有共军阻击!路也破坏了,挖了深沟。”

“有敌情?公路上还被挖了沟?”郭景云愣了一下。

是的,一条沟成了阻止他们行进的天堑!

为了阻止第35军返回北平,毛泽东先后给华北军区第2兵团、第3兵团、东北野战军发过3封极其严厉的电报,但是,这些主力部队距离太远,虽然日夜兼程、仍无法及时赶到第35军前面。可是,有一支地方部队赶到了第35军前面,这就是冀热察军区独立第27团。

这是一支由地方游击队升级的独立团,七八百人,没有重武器,也没有打阵地战的经验。就在第35军出发前夜,分区参谋长柴树林和曾团长带领独立第27团半夜来到距下花园两公里的小村鸡鸣驿。这是敌人从张家口到北平的必经之路。他们找到村干部和民兵一问,知道第35军还没有过去,立即布置阻击阵地。这时,不知道谁出的主意:“咱们火力弱,挡不住他们,挖沟!”

“好,挖沟!让民兵和老乡们配合!”柴树林参谋长一拍大腿说。

天一亮,部队和民兵及乡亲1000多人扛着铁锨、镐头来到村外,山上的瞭望哨沿着公路往北眺望,没有发现敌人的车队。部队、民兵选准了地方,立即开始挖沟,直挖了一上午,也没看到敌人。看时间充裕,又有人提议:把挖出的土扔河里去,省得敌人填坑用!

大家一听有理,老乡们跑回村,找来一些箩筐,不辞劳苦地将土一筐一筐扔到几十米外洋河里。下午,山上的哨兵鸣枪,柴参谋长让民兵和老乡们立即撤退,自己带着挖沟的部队上山火力阻击。

第35军车队被大沟拦住后,郭景云有些纳闷,他带着一帮随从向山上爬去。到了山腰,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看到鸡鸣驿方向的山坡上隐隐约约隐蔽着的好几百解放军正在向路上射击。他又把望远镜转向西北方向,看到尘土飞扬,有一队解放军骑兵正飞马奔来。

参谋长田士吉建议:“派一个团对付共军,大队继续赶路吧。”

郭景云“哈哈”大笑:“平时我们打共军,总不见人……”说到这里,他对参谋长田士吉说:“命令车队暂停。”然后又对站在身边的师长冯梓说:“你指挥前卫师收拾他们一下。”

冯梓立即下山上吉普车,跑到前面指挥部队“收拾”共军去了。

车队停在路上,平静地听着前面“乒乒乓乓”的枪响。虽然枪声不太激烈,但一直没有停。大队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眼看太阳已经偏西,天气也开始降温,有的人在车上冻得受不了了,跳下车来回走动,还有的人在车上跺脚。正在大家焦急当中,冯梓的吉普车开来,他跳下车,向郭景云报告:“对面的共军不多,301团已经把共军击溃了。工兵连正在修路。”

郭景云抬手腕看了看表,已经下午3时多,只好说:“好吧,赶快修路。给我传话,今天一定赶到北平。”

过了一会儿,车队还没动,郭景云也有些急了,驱车赶到前卫部队。看到炮兵营还在开炮轰击远处阻击的解放军,师长冯梓在催促修路。他走上前,低头看。路上被横挖了一条大沟,沟宽三四米、深二三米、长十几米。沟的两头一边是峭壁,一边是高高的铁路路基和大坝,汽车绕行是不可能的。工兵连修路到处找土。沟里的土不见了,都被扔进了大洋河里。

郭景云站到沟边看工兵连往深沟里填石头,嘴里骂道:“真他妈的挖到点子上了!这活儿做得真绝!”

郭景云无奈,只得下令全军下车徒步穿过大沟,两万多人下车集合,按建制过沟,整整耗费了两个多小时。

第35军好不容易步行过了沟,前进一个多小时到达下花园,又遭到独立第27团的火力射击。郭景云性起,自己带着随从,乘车超越车队,亲自前往指挥。他命令集中炮火猛烈轰击,并派一个团侧翼迂回。阻击的独立第27团因为弹药不足和伤亡,枪声渐渐稀疏了。郭景云命令部队登车尽快行驶。

经过一番折腾,天色渐渐发黑,高山峻岭一层又一层,山尖隐现在雾霭中……郭景云坐到吉普车上往车窗外看,公路被夹在两侧高山下,变成了模糊的一条白线,解放军随时可能出现。傲慢的郭景云有些胆怯。这么长的车队黑夜行军,随时可能被突然出现的解放军打乱,他思忖再三,想到前面几乎还有一半的路程,今天显然到不了北平了。于是给参谋长田士吉打电话布置:“今天晚上不走了,全军在鸡鸣驿和下花园宿营,明天早上再走。”

如果不是这条沟耽误两个多小时,第35军车队就能轻松开过鸡鸣驿、下花园,穿过新保安。过了新保安,路两边就没有了高山,即便天黑,车队仍可以打开车灯、开足马力行驶,再往前不远就是国民党第104军驻守的怀来。可是,一条大沟改变了第35军的命运。

部队驻到了鸡鸣驿和下花园,这两个小村庄相距两公里。汽车和大炮满满当当停了一路。因为人多房子少,很难安排住宿,直到9点多才住下来。第35军从军长到士兵,个个疲惫不堪,冻得彻夜难眠。

此时,新保安已被我以杨得志为司令员的华北军区第2兵团解放军占领,公路被切断,第35军无法继续南撤。12月6日早晨6点,郭景云从北平招来18架轰炸机,飞临新保安上空轰炸扫射。第35军用大炮向解放军占领的新保安猛轰。

一时间炮火连天,烟雾弥漫。整个上午,第35军组织了3次冲锋。我第12旅34团顽强阻击到下午4点,该团阵地几乎全部被炮火摧毁,才撤出新保安城。经过一天厮杀,敌军以伤亡500多人的代价进入新保安城。第35军副军长王雷震被俘后回忆说,当他们踏着子弹壳和血迹进入新保安时,“看到了共军阵地上的几十具尸体都没有搬走,显然,共军就没想撤退,我感觉身上一阵发冷”。

郭景云等虽然进了新保安,但是,解放军第12旅36团仍扼守在新保安东面的东八里和车站东北高地。卡住了第35军返回北平的公路。

第12旅不怕疲劳,连夜行军,面对强敌英勇战斗,阻挡国民党第35军1天时间,且还在节节阻击。情况很快报告到西柏坡,毛泽东听了甚为兴奋,当场表示:通令嘉奖。12旅接到嘉奖令后,迅即向上级反映:此次抓住第35军,首功应归冀热察军区部队……

此后,华北军区第2兵团援军源源赶来,在各部队的协同下,第35军被包围在新保安达17天之久,最终被歼,军长郭景云自杀,达到毛泽东提出的“抓住傅系,拖住蒋系”,掩护东北野战军秘密入关的战略目的,为持续64天、歼灭、改编52万敌军的平津战役立了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