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大富在清华大学64社区校友聚会上的讲话

2018-04-27
字体:
浏览:10次
文章简介:蒯大富在清华大学64社区校友聚会上的讲话2014年4月25日(修改版)(2014蒯十条)   首先听太太的话在此向清华女生道歉.我向媒体说清

蒯大富在清华大学64社区校友聚会上的讲话

2014年4月25日(修改版)

(2014蒯十条)

   首先听太太的话在此向清华女生道歉。我向媒体说清华女生不漂亮是因为我没有娶到清华女生,羡慕嫉妒恨啊。实际上在我的心目中,清华女生都是是美女加才女,才貌双全。

   下面发表我的观点。

   一,我完全不同意中国已经全面资本主义复辟的观点。中国还是共产党掌权。这个共产党还是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还是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人民福祉当成自己的宗旨。虽然目前有腐败现象而且已经涉及到高层,但是总体上共产党没有变质。

   二、我坚定不移的认为: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空前的民族英雄。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人对中国的贡献超过毛泽东。毛泽东是二十世纪世界伟人,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和自豪。一千年以后那些造谣谩骂恶毒攻击毛泽东的人早已灰飞烟灭,毛泽东依然是屹立着的历史巨人。中国人民尤其是亿万工农世世代代走毛泽东指引的社会主义道路。毛泽东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在中国搞非毛化完全是一小撮人的痴心妄想。

   三、在中国改革开放中,只有邓小平能够把中国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三十多年来,中国各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因此邓小平也可以说是历史的巨人。但是邓是站在毛肩膀上的巨人。毛泽东在世,农业取得很大发展,工业已基本建成现代化工业体系。原子弹、氢弹的爆炸成功,人造卫星上天。打开中美、中日关系,重返联合国。解除了美国对中国的封锁包围这样中国才能改革开放。所以说邓小平是站在毛泽东肩膀上的巨人,所以习近平讲两个三十年都不能否定。那些拥护毛泽东的朋友们,那些反对全盘否定文革的朋友们,不要提过激的口号,不要做不切实际的判断,不要搞过激的行动,不要给中国右派杀人制造口实。

   四、文化大革命总体上是错误的。应该给予否定,因为没有法律保证的大民主只能对国家对人民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我们不能形而上学的搞什么全盘否定而是应该辩证的"扬弃"。错误"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使人民失去一切监督政府官员的手段。这是中国目前官场上大面积腐败的重要原因。

   五、马英九是地道的中国人,不应该做美国人的傀儡。他的"不战不独不统"的三不政策,只是美国利益的代表。马英九要留下万世英名,应该为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着想,把三不改为不战、不独、促统。马英九若为两岸和平统一出大力,中国人民将会牢记马英九的英名。其实两岸和平统一的受益者是全体中国人民。台湾人民是最大的受益者。

   六、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改革开放和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功不可没。我有许多朋友是中国公知的著名人物,如秦晖、徐有渔、朱学勤、萧功秦、杨继绳等,我很钦佩他们。但是我希望中国的公知们不要帮美国的忙,在中国搞什么"茉莉花革命"、"橙色革命"。否则,中国必定陷入分裂混乱和内战,中国肯定会被肢解,中国人民会坠入万劫不复的苦难中,这正是美国所希望的。

   七、中国权贵资产阶级和依附他们的少数知识分子是全中国人民的死敌。他们企图复辟的是一种最糟糕的资本主义。他们最无耻、最贪婪、巧取豪夺。他们抢劫国库、压榨劳动人民、出卖中国连眼都不眨一下。他们害怕将来遭到党和人民的清算,所以他们处心积虑想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是中国权贵资产阶级命运不好,。第一他们遇到有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这样一个他们永远逾越不了的高山。第二,十几亿毛泽东教育的人民有着丰富的经验会把他们淹死在汪洋大海。所以中国权贵资产阶级只有死路一条!

   八、评价周泉缨。1,周泉缨学长身残志坚。身患癌症,坚持笔耕不懈,令人钦佩。2、周泉缨坚持理论追求,独树一帜,令人钦佩。3、周泉缨为人坦荡,不记仇。勇于纠正自己的过失。令人钦佩。但是,我也要批评周泉缨学长:1、不能自吹"全国第一",说自己的理论"领先全国思想界一千年"。2、牛吹的过大。3、周泉缨有"帝师"情节。老是想给习近平和中央政治局上课。我看他实力不够,功底欠深。还应该继续努力深造。我真希望泉缨学长有朝一日真的成为一代思想大师。

   九、中国有些知识分子称"治大国如烹小鲜",那是吹牛。治国,尤其治理中国这样的大国是难上加难。我们都已到古稀之年,应该懂得治国之难,所以我们应该厚道一些,对习近平李克强等现领导人要多提好建议,不要讽刺挖苦出难题,要补台不要拆台。对他们某些失误,要善意帮助,不要幸灾乐祸看笑话。总之要从各方面促进国家安定稳定。家和万事兴。

   十、香港所谓民主派提出"占领中环瘫痪香港"的口号,充分暴露他们以祖国为敌,效忠殖民主义的嘴脸。这些家伙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如果他们真闹,很可能是他们灭亡前的垂死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