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嘉评价 朱永嘉:毛泽东当年如何评价秦始皇?

2017-08-04
字体:
浏览:6次
文章简介:秦始皇嬴政(前259年-前210年),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战略家.改革家,首位完成华夏大一统的铁腕政治人物,建造了首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

秦始皇嬴政(前259年—前210年),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战略家、改革家,首位完成华夏大一统的铁腕政治人物,建造了首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是古今中外第一个称皇帝的封建王朝君主。

在博文跟帖中,有人孤立地引了贾谊《过秦论》中批评秦始皇的一段话,其云:“秦王怀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不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立私权,禁文书而酷刑法,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引这段文字之所指,不必明言了。

贾谊的《过秦论》在这段文字之前,还有一段话,其云:“今秦南面而王天下,是上有天子也。既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莫不虛心而仰上,当此之时,守威定功,安危之本,在于此矣。”故贾谊对秦灭六国,建立统一国家,还是抱肯定态度。

问题是在取天下与守天下的政策上应有所区别,所失在接班人没有选好。关于秦二世,贾谊如是说:“二世不行此术。(指守天下之术,即贾谊所云:‘发仓廪,散财币,以振孤独穷困之士,轻赋少事,以佐百姓之急,约法省刑以持其后,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更节修行,各慎其身,塞万民之望,而以威德与天下,天下集矣。

’)与民更始,而重之以无道,坏宗庙,作阿房宫,繁刑严诛,吏治刻深,赏罚不当,赋敛无度,天下多事,吏弗能纪,百姓困穷而主弗收恤。

”故秦之所以亡,过在秦二世不知何以守天下,贾谊的结论是:“贵为天子,富有天下去,身不免于戮杀者,正倾非也,是二世之过也。”故引贾谊之《过秦论》不能断章取义,应纵观其全文之结论,秦亡之过,不在秦始皇,“是二世之过也。”

贾谊之后,总结秦亡教训比较深刻的还有一个人的文章,即柳宗元的《封建论》,其云:

秦有天下,裂都会而为之郡邑,废侯卫而为之守宰,据天下之雄图,都六合之上游,摄制四海,运于掌握之内,此其所以为得也。不数载而天下大坏,其有由矣。亟役万人,暴其威刑,竭其货贿,负锄梃谪戍之徒,圜视而合从,大呼而成群,时则有叛人而无叛吏,人怨于下,而吏畏于上,天下相合,杀守劫令而并起,咎在人怨,非郡邑之制失也。

意谓秦之失,不在郡县之制,而在于急功好利,劳民过度。看一下如今发掘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可知其劳役之苛繁。从制度层面讲,柳宗元认为:

秦制之得,亦以明矣。继汉而帝者,虽百代可知也。唐兴,制州邑,立守宰,此其所以为宜也。然犹桀猾时起,虐害方域者,失不在于州,而在于兵,时则有叛将,而无叛州,州县之设,固不可革也。

柳宗元比较周秦之失,他认为“失在于制,不在于政,周事然耶”。周这个制是指分封制,相比于西方中世纪之领主制基础上建立的联邦制。至于秦,柳宗元则认为“失在于政,不在于制,秦事然也”。秦这个制是指秦推行的郡县制,秦以后之所以有乱子“在于兵”,也就是军队的问题,在于骄兵悍将。毛主席在一九七三年八月五日,有一首七律,题为《读<封建论>呈郭老》,其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