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钢的父亲 昨日“回娘家”的陈其钢:我的作品让自己高兴就行

2018-02-18
字体:
浏览:1次
文章简介:时报讯 他是20世纪最伟大作曲家梅西安的关门弟子,也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音乐总监,他创作的奥运主题曲<我和你>几乎人人会唱,他与谭盾.瞿小松

时报讯 他是20世纪最伟大作曲家梅西安的关门弟子,也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音乐总监,他创作的奥运主题曲《我和你》几乎人人会唱,他与谭盾、瞿小松、郭文景一起被称为中国现代音乐作曲家的“四大才子”,他就是陈其钢。

昨晚,这位著名音乐人与另一位音乐才子郭文景一起亮相杭州大剧院,参加杭州爱乐乐团举行的“中国风”音乐会。音乐会上,年轻的杭州爱乐激情演绎了陈其钢的名作《蝶恋花》和郭文景的《御风万里》《愁空山》。而曾经在杭州生活工作过的陈其钢,这次也算是“回娘家”省亲:不仅盛邀了很多在杭老友一起来听音乐会,还在演出前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并对杭州越来越好的交响乐环境表示肯定。

关于作品:酷就一个字

陈其钢是个很有气场的音乐人,身材挺拔,给人的总体感觉就是酷黑框眼镜、平头、没有一丝褶皱的西服,说话惜字如金,遇到不爱说的话题,干脆以沉默替代。

这样一个酷的人,作品自然也酷得不行。他的作品可以从古典跨越流行,无论是早前创作的民族室内乐与大交响乐团协奏曲《蝶恋花》还是我行我素的芭蕾舞剧音乐《大红灯笼高高挂》,无论是为张艺谋电影《金陵十三钗》做的配乐《秦淮景》还是北京奥运会人人会唱的主题歌《我和你》,陈其钢无一例外地带给观众一种极致的惊喜。

有人评价听他的《蝶恋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可他一点也不在乎:“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对音乐的理解也不同。这些年我的体会是,《蝶恋花》在一些文化环境很能被接受,一些地方却很难。我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的作品,我只让我自己高兴就行。”

关于张艺谋:

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就在明天,第84届奥斯卡颁奖礼又将如期举行。虽然为《金陵十三钗》配乐的陈其钢最终没有入围最后的最佳原创配乐奖,但第二次为电影配乐的他就能够入围奥斯卡该奖项的初选,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陈其钢坦言,自己正面对了一个写作过程的转变。“从之前的现代音乐到之后的奥运音乐创作,再到电影音乐写作,层次不同,挑战也不一样。”对于电影音乐的创作,陈其钢很谦虚地开玩笑表示:“我虽然今年已经61岁了,但我59岁才开始创作第一部电影音乐,比起郭文景来真是差远了。”

说来也巧,陈其钢的两部电影音乐,都是和张艺谋合作的。第一部是《山楂树之恋》,第二部就是《金陵十三钗》,其中改编自《无锡景》的配乐《秦淮景》温软妩媚,感染了不少观众。“他非常勤奋,精力旺盛,有自己的主见。

”回忆起与张艺谋的合作,陈其钢表示,张艺谋对音乐有很准确的要求,两部作品都是在不停的争论中达成共识。而曾与张艺谋合作过《千里走单骑》的郭文景也表示:“他其实决定了就不听别人的意见,是个很有经验的导演。”

关于杭州的音乐环境:

有竞争就能活

陈其钢的母亲是杭州人,在上个世纪70年代,陈其钢还曾是当时浙江歌舞团的单簧管乐手。5年前记者在采访他时,他就曾直言不讳地指出,在他工作的那段时间,杭州的音乐会演出环境很不好,台下有嗑瓜子、穿拖鞋的,严肃的音乐会的现场,倒像是听评弹的感觉,让演奏者觉得自己得不到尊重。

如今再度“回娘家”并与“娘家乐团”合作,陈其钢表示很高兴。虽然他还没机会好好再感受一下如今在杭州听音乐会的气氛,不过陈其钢对杭州一下子拥有两家交响乐团表示肯定。“有两个乐团才好,一家乐团可能会不景气,但有两家乐团竞争,就活了。杭州爱乐乐团是一个很年轻,很有朝气的乐团,我希望今后会有很多合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