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的子女是谁 陈锡联的儿子是谁什么职位

2017-10-22
字体:
浏览:46次
文章简介:1948年底全军整编,王近山被任命为3兵团副司令员,司令员位置上是二野的"赵子龙"--陈锡联,他的铁哥们.4兵团司令是陈赓,从战功和资历上都

1948年底全军整编,王近山被任命为3兵团副司令员,司令员位置上是二野的“赵子龙”--陈锡联,他的铁哥们。4兵团司令是陈赓,从战功和资历上都比他大多了的老上级。于是,将军指着5兵团司令杨勇,楞楞地说道:“那他呢,他凭什么?”邓小平说:“近山呐,你是一个好将军,确实是个好将军。

打仗你比杨勇强,其他的他比你强,所以,你当副司令”。不过由6纵改编成的12军,还是由王近山兼任军长和政委。挺进西南中,12军解放重庆,将军任川东军区司令员(政委谢富治)。


上甘岭战役,三兵团代司令员王近山将军给15军军长秦基伟达电话:“秦麻子,行不行?要不,我让12军(中野六纵)上去?”秦基伟说:“我不下,我死也要死在上甘岭!

”秦知道12军是王的老部队,南征北战打了不少恶仗,硬仗!而15军前身中野9纵是太行地方部队升级而来,解放战争中,隶属于陈赓4兵团(还不是陈岁倚重的部队)战斗力不强,已经在军委的裁军名单中。而且,秦基伟知道,一个将领没有守住自己的阵地,在军界就再也抬不起头来。

结果,12军副军长李德生奉王近山命令率2个师同15军死守上甘岭,一战成名。事后,将军说,秦基伟特别爱面子,中了他的激将计。回国后,王近山将军看电影上甘岭,结果中途退出,说跟真实的战场残酷程度天差地远。


王近山将军打仗凶猛,麾下猛将如云:著名的三“剑客”:16旅旅长尤太忠(后任广州军区司令员,88年上将)、17旅旅长李德生(后任北京军区司令、沈阳军区司令、总政治部主任、70年代的党中央副主席、国防大学政委、88年上将)、18旅旅长肖永银(后任南京军区第一副司令兼参谋长,在粉碎林彪死党‘三国四方’中立下汗马功劳),此外还有共和国70年代的空军司令:马宁(解放战争中六纵50团团长)、102团团长武效贤(上甘岭战役中投入的最后一个团,该团坚守阵地10余天仍极有杀伤力,而其他团只能坚守3天左右。

武效贤因娶了个背景复杂的的老婆而影响在军中的升迁,他老婆的舅舅是杜聿明)
1955年,王近山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将军战功赫赫,但并非没有缺点。在没有了硝烟的世界中,他感到非常不适应。

性格暴烈,使他在战场上多次要枪毙警卫员武安良(警卫员阻止他上前线),同老部下肖永银因为“改组”风波热形成的误会20年后才消除。更为悲惨的是,在建国初期,将军爱上了一个女大学生,而这个大学生又是自己的小姨子。

当年,将军的夫人举家抒国难,革命半辈子得到的是丈夫的背叛。想不通的将军夫人给党中央写了封信,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反映自己的想法,挽救濒于破碎的家庭。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近山的家庭风波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

先是老首长邓小平出面谈话,没用;周总理谈话,没用;他的部下也纷纷前来:“王司令,我们以前跟着你打了不少胜仗,你就忍忍吧,承认错误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以后再慢慢来嘛”,将军把他们大骂一顿,说自己明人不做暗事。

最后,毛泽东对刘少奇说:“你去处理一下吧”。结果,上顶元帅,下打将军的一代名将被罢官削职:开除党籍、从中将降为大校待遇,从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公安部副部长降为河南一个农场的副场长。

最可怜的就是在动身去河南的前夕,他的孩子没有一个跟他去,而那个大学生小姨子在这个时候却退缩了,她受不了别人的非议,这是对将军最大的打击!一辈子流血牺牲换来的战功、地位、肩上的两颗将星都不要了,就是为了他心目中的“爱人”而今,她却跑了!

就在将军准备一个人去河南的时候,他家的保姆小黄却对他说:“首长,我陪你去吧,你需要人照顾。”要知道,小黄比她小20多岁哎,就这样,他2成了将军患难与共的第二任妻子。


多年以后,南京军区司令员许是有在北京见到了毛泽东,说:“战争年代有几个人很能打仗,现在过得很惨,请主席照顾一下”
“谁呀?”
“王近山和周志坚”
“好啊,你们谁要啊?”毛泽东问在座的各位大区首长
“王近山,我要!

”许是有说。
就这样,赋闲10余年的将军出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可是这个副参谋长在军中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后来成为他的顶头上司的老部下肖永银每次见了他都立正、敬礼,一口一个王司令。

在回到南京时,他的老部下们在站台上排成一队想他们夫妇敬礼,看看他们都是谁:李德生,尤太忠,肖永银——要知道,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很低的。将军下火车时,手里还提着从农场带来的一蓝鸡蛋,说是送给许司令员的,而他的许司令员这时早已经在南京最好的饭店给他摆好了酒席,专门等着给他接风呢。

席间,王近山将军向许是有说了句话:“许司令,只要你一句话,我王近山决不含糊”,男热血性啊!


1978年的春天,王近山将军病重,让他的老首长,老部下们痛心不已。将军在临死前,经常从嘴里冒出冲、杀的字眼,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儿子王少锋就对他说:“爸,李德生上去了”、“爸,尤太忠上去了”、“肖永银上去了”,将军的身体马上就平静下来了,让小护士们怎么也想不通。
将军坟前的青草第15次被吹绿的时候,小平同志为他平生钟爱的部下题词写道:“一代战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