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则驹我的妻子 妻子说:“我要告诉孩子 你们的父亲是个英雄”

2018-03-04
字体:
浏览:41次
文章简介:杨翕娴哭着说,之前为丈夫买的一双皮鞋,他都还没来得及穿6月18日,父亲节.但就在几天前,一个老父亲刚刚失去了心爱的儿子,两个年幼的孩子刚刚失

杨翕娴哭着说,之前为丈夫买的一双皮鞋,他都还没来得及穿

6月18日,父亲节。但就在几天前,一个老父亲刚刚失去了心爱的儿子,两个年幼的孩子刚刚失去了年轻的父亲。

14日,凉山州布拖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贾巴伍各在追捕在逃毒品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遭毒贩设伏枪击,不幸牺牲。

昨日,忍着巨大的悲痛,贾巴伍各的妻子杨翕娴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等孩子长大了,她要把父亲的故事详细告诉他们,“你们的父亲是个英雄”。

儿子

看到穿警服的就喊“爸爸”

“有一天,儿子突然就喊出‘警察’两个字。”杨翕娴说,几个月前,儿子刚刚学会说话,在会喊爸爸妈妈后,就学会了“警察”这个词语,没人教过他。贾巴伍各很忙,回家吃完饭又要出去,常常穿一身警服,以至于儿子看到穿警服的人,就喊爸爸。有一天在街上,杨翕娴带着儿子跟几个朋友逛街,儿子看到穿警服的就喊“爸爸”“爸爸”。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杨翕娴说,“我是全世界最傻的一个,也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知道伍各出事的。”14日上午,她在上班。她后来看了手机记录,10点46分,她还给丈夫打电话,没接。“我想他在执行任务,就不打了。”

14日的那天中午,贾巴伍各的三个同事来到家里,跟她说,伍各胸口受了伤,没事。儿子看到穿警服的特亲切,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喊着“爸爸”。一个同事没忍住,哭出声来。她才预感到事情可能很严重。

有天晚上10点过了,杨翕娴一个人在家,儿子高烧39度多,她给丈夫打电话,让丈夫开车送儿子去医院。丈夫却没办法回来,让她自己带孩子去。她只得背着孩子,走在一个人都没有的寒冷街头。她当时心里埋怨丈夫,她跟孩子说,以后别叫他爸爸了,叫他“贾所”。那时,贾巴伍各是布拖县城关派出所的所长,加班的时候很多。说起这些往事,杨翕娴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贾巴伍各的女儿才5岁,儿子才1岁8个月。当成都商报记者正在采访时,房间里的儿子突然醒来,哇哇大哭。杨翕娴和外婆赶紧跑到房间,安慰小孩,“不哭,不哭。”

面对众多记者来访,女儿显得有些腼腆,不爱说话,脸上很少有笑容。而家人说,“以前,她是个爱笑的孩子。”大家都没有问她关于爸爸的事情,不愿让这个幼小的心灵再受一次伤害。

杨翕娴哭着说,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等孩子长大了,她要详细告诉他们父亲的故事,“你们的父亲是个英雄”。

妻子

“约好了,老了一起去西昌晒太阳”

杨翕娴和贾巴伍各十七八岁就认识了。贾巴伍各话少,不浪漫,生活平平淡淡。

但让她吃惊的是,结婚时,贾巴伍各说的那句话,“他从我爸爸手中接过我的手,然后说,爸爸,西西(杨翕娴小名)就交给我了,你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她在你们家是公主,交给我后,她就是我的皇后。”

筹备婚礼时,两个人才开始工作,工资不高。贾巴伍各准备买个昂贵的钻戒送给妻子,自己却舍不得买。他跟妻子说,他的工作性质不一样,不能戴首饰,买来还是放着。他说,“好东西拿给老婆用,自己用啥子嘛。”

他们还曾一起约定,等到老了的时候,“住到西昌去,不管哪个还走得动,都把对方带到邛海边去晒太阳。”

但工作中,贾巴伍各却常常不在家,不是加班就是出差。小叔子贾巴吉杰还跟嫂子开玩笑,“我哥娶了两个老婆”,杨翕娴一脸错愕。贾巴吉杰说,“我哥一个老婆是工作,另一个老婆是你。”

杨翕娴记得,他们一家四口只出去耍过一次,到了雅安的碧峰峡,那是一个好不容易没有加班的五一节。另一次计划要出行的,走到高速路上了,因为有任务又赶了回去。

杨翕娴说,她已经习惯了贾巴伍各不在家的日子。事情过去几天了,她恍惚觉得,丈夫只是加班去了,并没有永远地离开她。

客厅里摆放着贾巴伍各的遗像、警服,杨翕娴有时总会不自觉地为丈夫整理警服,还用纸擦擦他的脸庞。“他这个人爱干净。”而在遗像前还放着一个新的鞋盒,里面有一双新的黑色皮鞋,还有购买的单据,“这是他出事前买的,还没舍得穿。”

14日那天,杨翕娴一直不敢给母亲打电话,不知道怎么说。但当她拨过去的时候,妈妈第一句话就是,“姑娘啊,现在你又当爸爸又当妈妈。要坚强,不要垮掉!”

父亲

“我很心痛,但我为儿子感到骄傲”

“我很心痛,但我为儿子感到骄傲”,贾巴伍各的父亲贾巴俄洛已经年近60岁,他强忍着悲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儿子七八岁就开始放羊,十岁耕地,吃了不少的苦。”贾巴俄洛说,贾巴伍各读书晚,基础差,但很用功,上午读书,下午放羊,晚上点着煤油灯做作业,能考上警察,是他自己努力奋斗出来的。

贾巴伍各非常孝顺,差不多每天都会给父亲打电话,但从来不说工作辛苦,工作危险。去年彝族年,当地正在隆重地过年,贾巴伍各正准备杀年猪,结果突然接到电话,就匆匆离家,又赶回布拖执行任务。

即便他再忙,也会抽时间打电话问候父亲身体及家里情况,然后告诉父亲自己没事。去年春节前,父亲看上一件衣服,但觉得有点贵,试了试,借口说小了,不要。隔了几天,贾巴伍各就把这件衣服给父亲买了回来。说到这里,老父亲掩面而泣。

“哥哥几乎每天都会给父亲打电话,我却有事才往家里打电话,他比我孝顺。”说起哥哥贾巴伍各,弟弟贾巴吉杰难言心中的悲痛。贾巴吉杰也是一名警察,曾与哥哥一起共事,“我的第一份笔录就是他教我的。”

贾巴吉杰说,他和哥哥吵过一次架。去年贾巴伍各出警,手臂摔骨裂了,结果去西昌治疗一天后又回来上班,他就跟哥哥急了。“我为有这样一个战友自豪,也为有这样的哥哥而自豪。”

老师 他是我的骄傲

同学 他像一座山一样可靠

同学田黎与贾巴伍各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一起在昭觉中学读了六年。在田黎的印象中,贾巴伍各像一座山,沉默,可靠。田黎说,听说他出事后,第一反应是,这不是真的。后来从朋友圈得知贾巴伍各牺牲的消息,顿时眼圈红了。

“我们是一个班的,有时晚自习下课晚,他总会等着我,护送我回家。”田黎说,不管对同学还是家人,只要承诺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做到。当得知贾巴伍各牺牲的消息后,同学们在QQ群里觉得难以接受,后来他们自发从西昌、会理等地赶到昭觉送他最后一程。

在高中化学老师毛伟的印象中,贾巴伍各很文静,不多言多语,“上课提问题不多,但他很认真,每一件事都做得很好。”他的成绩中上,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他不太爱笑,“很可惜,他是一个有前途的小伙子。他是昭觉中学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