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舒淇 侯孝贤否认张震恋舒淇:他们正常死了 舒淇没戏

2017-11-17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腾讯娱乐讯(文/胡梦莹)8月20日,"侯孝贤:时代的对话"主题论坛在杭州新远木马剧场举行.发行方华策影视集团总裁赵依芳.资深影评人闻天祥等到 ...

腾讯娱乐讯(文/胡梦莹)8月20日,“侯孝贤:时代的对话”主题论坛在杭州新远木马剧场举行。发行方华策影视集团总裁赵依芳、资深影评人闻天祥等到场助阵。采访中,谈及合作多次的舒淇和张震频传绯闻,侯孝贤直呼他们的关系“正常死了”,更称张震爱妻子爱孩子,舒淇没份儿。谈及舒淇至今单身,他觉得可能是因为太大方,别人都把她当男的,不敢追。

当导演之初就立志拍“聂隐娘” 为此熟读古籍

《刺客聂隐娘》是侯孝贤的第一部武侠片,也是他第一部在大陆公映的电影。该片今年5月在戛纳众望所归,一举拿下最佳导演奖。这也是继胡全铨导演的《侠女》40年之后东方武侠片再次在戛纳获得奖项。

“我从小开始看武侠小说,后来读言情小说,养成了阅读的习惯。”说起拍摄新片《刺客聂隐娘》的初衷,侯孝贤表示,也是因为自己在大学时读到唐《传奇》时,被《聂隐娘》一篇触动。

“我那个时候立志要当导演,而且就要把这个故事拍出来,拍一部武侠片。”于是,从撰写剧本并最终完成《刺客聂隐娘》的拍摄,侯孝贤花了15年的时间,他从浩如烟海的古籍中撷取出剧本框架,辗转于武当山、神农架、台湾等地进行实景拍摄,他依然坚持用自己的方式构筑心中的江湖。

“为了弄懂故事背后的中唐藩镇之乱、道教与朝廷的关系,以及节度使、遣唐使等历史背景,我把从南北朝到隋唐的社会风俗史、节度使官阶形成、胡化汉人与汉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遣唐使和唐朝之间的关系都梳理了一遍。因为你拍这个电影,你要知道前因后果,这样拍摄你才安心。”

拍武打戏更像跑酷,合乎人体力学

侯孝贤的这部“武侠片”十分别致,打斗戏不超过十场,每场短则数秒,长则一分钟左右,总共加起来不到十分钟。而且,对于打的动作也并没有过多展示。延续了自己一贯的风格,希望写实。

侯导更说,“中国的武侠电影基本上大部分还是从香港开始,那时候内地的片子我看不到,香港就是胡金铨、张彻等等。但是当我拍的时候我感觉没办法这么拍,我比较喜欢胡金铨的,但是他表达速度就是拍脚一直在跑,我没办法做这个事。我最喜欢的其实是‘啪’你一着力跳到这边手翻身过去,类似这样,像法国的跑酷,是合乎人体力学。”

除了在拍武侠部分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外,侯孝贤对演员也很有办法。闻天祥爆料说,“上次侯导提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在拍这个戏的时候,周韵有一场戏已经演完了,但导演不喊停,她只好继续演下去。那场戏是说张震知道很多的事情原来是周韵搞出来的后,拿着剑冲到周韵房间,但儿子跑出来挡在妈妈前面,张震的气也稍微消了一点。

本来戏到这里就完了,但导演不喊停,周瑜只好继续演下去,让儿子坐好,然后让奴仆收拾一下,那个状态非常好,我觉得是周韵整部电影里最好的一场戏,非常有气场。”

聂隐娘就像我,拍片是我认识自己的过程

片中,舒淇饰演的聂隐娘是唐朝第一女刺客,出身卑微,她孤独却坚毅,特别固执于自己的信念。侯孝贤说,“聂隐娘这个角色其实就像我,我的人生拍的就是一部片,拍电影就是自己终于了解自己的一个过程,是清醒的一个过程。我不管别人怎么拍,也不管现在的市场是什么,只要你有你自己的看法对这个世界,你就是一个个体。 ”

“我喜欢聂隐娘这个名字,她是一个刺客,永远在树上,隐藏在无形中。”侯导说,“聂”字就是一双耳朵,就靠听觉,等感觉到了一定的状态的时候,眼睛一睁开就是直接下来,直接到刺杀的对象。

他把《刺客聂隐娘》的“通关密语”设定为“一个人,没有同类”,这是他对影片的解读。“一个人有他的坚持跟理想,很难碰到同类。我自己喜欢这样,我要是聂隐娘,我也会这样做。”他说,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每个人在成长过程里面,不管最后是变成怎么样,至少都有过这样的感觉。但其实,当你做了抉择时,你就不孤独了。

舒淇和张震正常死了,她迟早会找到另一半

当天正值七夕情人节,侯导表示:“每个人总会遇到自己的另一半,只要你有这种自觉,总会碰到,如果只是喜欢凑热闹、喜欢人群,那就难说了。”当有记者问及舒淇与张震曾传过多次绯闻是否真有其事时,他直言,“他们两个正常死了。张震的太太跟我们都很熟悉,而且张震是一个老实头,很爱他的老婆和孩子,舒淇没份。”

说起合作多次的舒淇,他言语中十分欣赏,“我们合作过这么多次,她一直都很稳定,而且她跟我合作很放心,她知道我是怎样的,要什么。”舒淇之前接受采访时“投诉”被侯孝贤折磨,但侯孝贤笑笑说,“她只是夸张啦,舒淇是绝对不撒娇的人,她之所以人缘这么好,是因为她是很直白的人,对人很好。

记得我有一次去香港导演年会,全场都是男的,只有舒淇一个女的,但她很大方、稳定,很怡然自得,我当时就想,难道大家都已经当舒淇是男的,所以都这么自然。“

侯导还说,可能舒淇人太好了,没人敢追她,但姻缘这东西很难说,“我感觉她迟早会找到她的男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