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北京大学朱善璐书记、林建华校长:

2018-05-07
字体:
浏览:94次
文章简介:尊敬的北京大学朱善璐书记.林建华校长:我们是北大经济学院82级本科生,今年恰逢毕业30周年.最近我们注意到经济学院毕业典礼邀请杨澜女士作为校外导师讲话,感到十分 ...

尊敬的北京大学朱善璐书记、林建华校长:

我们是北大经济学院82级本科生,今年恰逢毕业30周年。最近我们注意到经济学院毕业典礼邀请杨澜女士作为校外导师讲话,感到十分震惊。出于毕业生对母校名誉的爱护,我们写这封信对此提出严肃的批评。

毕业典礼是神圣的,毕业典礼的演讲者应当是为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经历值得毕业生借鉴的杰出人物。他们的财富、地位不一定炫目,但他们的人格应当值得尊重。这是母校送给毕业生的最后一堂课,勉励他们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

且不谈杨澜的个人成就乏善可陈,关键是她的名字十多年来与若干社会和商业丑闻纠缠在一起,称之争议人物并不过。她向毕业生发表讲话,不仅可能误导毕业生,而且伤害毕业生和校友的感情和尊严。经济学院有数以万计的优秀校友,中国各行各业有无数值得尊重、堪为楷模的优秀人物,经济学院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

也许有人觉得奇怪:你们捐过哪栋楼,你们得过什么奖,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母校说三道四?我们要说,道德权威不是拿钱或显赫的社会地位换来的。我们毕业三十年,没有忘记北大赋予的责任,我们用自己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诠释北大人的精神,为中国和世界做出了贡献。北大的培养和三十年的经历,给了我们道德权威。

也许有人要问,你们以藐视权威的姿态毕业,三十年过去,怎么变成了自以为是的道德权威?没有!我们依然是藐视权威的一群。三十年过去了,我们和当年一样渴望真理,相信这个世界有是与非。最为重要的是,我们依然不自负地以为自己掌握了终极真理。和我们毕业时一样,我们愿意为捍卫自己的价值观与任何人展开辩论!

在我们表达我们的抗议的时候,我们表达的是对母校的深深的感情,是对母校可以不随波逐流的信念。在这个道德相对主义、做的人多了也就成了对了的时代,我们相信,北大的坚守尤为重要。这封信权且当作我们毕业30周年献给母校的礼物。

在此,我们郑重提出以下要求:

(1)经济学院明确说明选择杨澜在毕业典礼演讲的程序和原因;

(2)经济学院制订并公布校外导师选择标准。建议更积极地吸引校友参与;

(3)北京大学制定邀请毕业典礼演讲者程序。建议参照世界很多知名学府的做法,让校友参与遴选。

作为校友,我们时刻关心着母校。我们希望母校的领导知道,尽管我们不能给你们委任状,我们仍有权寄予你们最美好的祝福和最沉重的托付。

北大82级世界经济12位校友(原件签名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