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藤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V48 三男争女 谁与争锋五

2017-10-20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凤天策看着两指间吃剩的枣核,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凤天毓凑过来,说道:"这么明显的指路线索,纳兰潇白居然没发现?" "不是他没发现 ...

凤天策看着两指间吃剩的枣核,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凤天毓凑过来,说道:“这么明显的指路线索,纳兰潇白居然没发现?” “不是他没发现,恐怕是他假装虚伪,在小蓝蓝面前装好人,所以才没有阻止她。”凤目一眯,凤天策一刻也等不下去了,“继续追,他们的车应该离我们不远了。

” 凤天寻:“天天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信,不会出什么事吧?” 正说着,前方亮起了一束银光。 凤天寻开心地笑:“天天得手了。” 策马疾驰,没多久,他们终于追上了雪狼车,更确切地说,是天天制服了雪狼,导致它们没有办法继续前行,停滞在了原地。

八匹雪狼身上燃着火焰,嗷嗷痛苦打滚嚎叫,赤金色的火焰,分明是天天的杰作。天天得意地立在狼车的车顶,趾高气扬,时而转个圈,等待着主人的嘉赏。

“主人,我已经把最纯正的极品海域雪狼烤上了,主人很快就能吃了。” “天天,你行啊,这么快就把纳兰潇白和他的雪狼给搞定了?”凤天寻看着这些被火活活炙烤又无法熄灭身上火焰的雪狼们,心底打了个哆嗦,食欲却没了。

凤天策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注视着狼车车厢,车帘落着,看不清里面的人。 “人呢?” “都在里面呢,一个都不少!”天天道。 “你确定纳兰潇白没有离开过车厢?” “按照主人的嘱咐,不能轻敌,怕纳兰潇白耍花招,万一求我饶了他,我一时心软让他给说动了,那可不行。

所以我直接在狼车外面布置了结界,让他出不来,等主人过来处置他,主人,我是不是做得很对?”天天又开始炫耀功劳。

凤天策眉头莫名一紧,走近前,试探问道:“纳兰,你打算一直呆在狼车里?” 车身动了一下,凤天策步步逼近:“小蓝蓝,你在里面吗?” 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凤天策顿觉不妙,抬手一拂,撤去了结界。车厢门哐当一声弹开,有人影从车厢内跳出,试图逃跑。

凤天策大手一抓,将来人抓到眼前,一看根本不是纳兰潇白,再往车厢内瞅,压根没有其他人:“人呢?” “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只知道迦蓝姑娘是心甘情愿跟着我家公子走的。

”那人被抓后居然不卑不亢,不露害怕的痕迹。 凤天策不怒反笑,将他往地上扔去:“不说实话是吗?我的兽宠不仅喜欢烤狼肉,更喜欢烤人肉……天天……” 天天撅撅嘴:“主人,人家一直都是吃素的。” “那今天开荤吧。

”不怒自威。 “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这就把他烤了。” 赤金色的火焰再现,强装镇定的男人想到雪狼被火烤的画面,浑身开始战栗抖动:“我,我不会说的,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出卖公子。” 男人手里突然亮出一把兵刃,往自己腹中刺去。

凤天策拂手,击飞了兵刃:“你走吧。” 男人傻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凤天策又说了一遍:“我敬你忠心护主,是条汉子,你走吧,别等我改变主意。” 男人走了几步,回头抱拳:“凤少,多谢!

” “是我应该多谢你,谢谢你为我指路。”在男人诧异的目光中,凤天策带着其余三人策马朝他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男人突然间醒悟,凤天策哪里是在放他,分明就是以退为进的圈套,知道他忠心护主,不会出卖公子行踪,可他这一走,就恰恰给他们指了条明路。

“公子……”男人担忧地目送着四人离去的方向,懊悔不及,“公子说的不错,凤天策果然是个可怕的对手。” 时间回溯。 迦蓝跳上狼车,回头看了一眼,即将钻入车厢的刹那,她迟疑了下,悄悄摘下耳环,弃于车下。

狼车越走越远,岔路口忽起一股无名之风,将车辙印抚平,待风慢慢平息,耳环调转了方向,落在了另一条岔路。 迦蓝毫无察觉,一心期盼着阿策能赶来见她一面,当面向他说明原委,去纳兰家族不仅仅是为了纳兰大哥,她也想弄清楚姑姑的事和自己的身世之谜。

趴在窗口走神间,耳边传来清澈剔透的风铃,回头看时,却是纳兰潇白以水灵术制作的一串风铃,小巧精致,透着玲珑和精气。

水晶风铃折射的光,映着纳兰潇白完美无瑕的俊颜,迦蓝有几分愣神。 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纳兰潇白如玉的面孔泛起不易察觉的红晕,修长的手指挑着风铃的一端,递到迦蓝跟前:“给你解闷的。” “好美!”迦蓝开心地接过,弯眼而笑。

纳兰潇白心泛喜悦:“如果你喜欢,我每天都送你。” 迦蓝却摇头:“制作这样的风铃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灵力是每个武者最珍视的,岂能随随便便浪费在这些小玩意儿上面。况且好东西只要一件就足够了,我不贪心。

” “只要你开心就好,我怕你会嫌我闷……” “怎么会?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内心很平静,难得有这样清静的机会。如果阿策在这儿,他肯定又得折腾我了,我想清静都不可能。”没有注意到纳兰潇白的脸色暗沉了下去,迦蓝的下巴轻轻搭在了手背,眼睛注视着风铃,继续自言自语,“你不知道,他那人有多缠人,总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出现,每次都吓我一跳,我耳根想要清静片刻都很难。

可是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他也会第一时间出现,胡搅蛮缠一番,将所有人都弄晕了,呵呵,想想还真是淘气……” 她的笑容明亮得刺眼,纳兰潇白仿佛在心里看到了她的笑容,那样生动、那样明媚,却不是因为他。

迦蓝回想着和凤天策相处的点点滴滴,絮絮叨叨说个没完,风铃伴随着狼车行驶的节奏,越来越急,越来越乱,如同他的心情,绞成了一团乱麻。

突然,迦蓝的声音停了,嘴里多了一颗蜜枣。 一抬头,对上纳兰潇白的笑容:“说多了嗓子该疼了,吃颗蜜枣润润喉。

” 迦蓝弯眼一笑,品尝起蜜枣的味道,嘴里含糊说话:“真甜,还有吗?” “都给你!”纳兰潇白将一整罐的蜜枣都给了她,迦蓝吃完一颗,又吃了一颗,悄悄将枣核丢出窗外。 同一时间,纳兰潇白的耳朵轻微跳动了下。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狼车停下了。 “蓝蓝,我们下车吧。” “这是哪里?”迦蓝探头往外张望,四周围空空如也。 “我们在此歇息会儿。” 两人下了狼车,脚一着地,狼车突然朝前方继续奔驰而去。迦蓝心一急,高喊起来:“不好了,车跑了。

” 纳兰潇白不急不忙:“没事,接下来的路,我们不坐车了。” 迦蓝疑惑:“为什么?坐车不是更快吗?” 纳兰潇白不语。 迦蓝心思一动,脑海中闪过一个令她不可思议的念头,她的脸色微变,看着纳兰潇白,脚下一步步地倒退:“纳兰大哥,你实话告诉我,你这么做是不是在躲避什么人的追赶?你怕狼车会泄露我们的行踪,所以故意弃车躲避是不是?” 纳兰潇白站在那里,不言不语,算是默认了。

迦蓝继续说出内心的猜测:“你在躲避的人……不是你们纳兰家族的人,也不是你的仇敌,而是……” 不等迦蓝说出心里的那个名字,纳兰潇白终于开口抢道:“蓝蓝,你别胡思乱想,后面的路程不太平,我的狼车太过显眼,我们必须改换车马而已。

” “好,我且信你,但我现在要回凤家一趟。” “不行!”纳兰潇白脱口而出。 “为什么不行?我答应你要去纳兰家族,我一定会做到,但在此之前,我要见阿策一面,告诉他我的行踪。”说着,迦蓝转身欲走。

“蓝蓝——”纳兰潇白伸手拉住了她,即将失去的强烈预感涌上心头,他不能放手,她这一去,只会离他越来越远,他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和她朝夕相处。想着,他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迦蓝吃痛,用力甩手,手中的水晶风铃脱手而出。

“啪!” 水晶风铃碎了一地。 迦蓝和纳兰潇白同时呆住。 一道道的裂纹纵横交错,如同纳兰潇白此刻的心情,他徐徐松开了手。 迦蓝颇为歉意地看向纳兰潇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纳兰潇白蹲下身去,伸手去抚摸水晶碎片,他的手指轻轻颤抖,将碎片一片片拾起,放入掌心。

迦蓝心里更加内疚了:“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掌心突然握起,纳兰潇白勉强扯出一抹笑:“没关系,风铃碎了还可以再补。

”但心若碎了,就再也难以修补了……他没有把最后半句说出口。 迦蓝看着他指间的缝隙有鲜血渗出,忙捉住他的手:“你受伤了。” “没事,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已经答应你要去纳兰家族……” 纳兰潇白没有回应,默默转身,留给她一个落寞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