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遵宪《今别离》 黄遵宪 《今别离》赏析

2018-01-06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今别离  黄遵宪 别肠转如轮,一刻既万周. 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 古亦有山川,古亦有车舟. 车舟载离别,行止犹自由. 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 明知须臾景, ...

今别离  黄遵宪 别肠转如轮,一刻既万周。 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 古亦有山川,古亦有车舟。 车舟载离别,行止犹自由。 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 明知须臾景,不许稍绸缪。 钟声一及时,顷刻不少留。

虽有万钧柁,动如绕指柔。 岂无打头风?亦不畏石尤。 送者未及返,君在天尽头。 望影倏不见,烟波杳悠悠。 去矣一何速?归定留滞不。 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 近代交通工具的更新换代,让古人送别时的“长亭连短亭”和“留恋处兰舟催发”变得不再那么缠绵,然而,那“顷刻不少留”的无情,让别离形成了“并力生离愁”。

这是近代诗人黄遵宪用旧体诗的形式抒写新内容,抒发新情感的《今别离(其一)》,可谓新翻杨柳枝,旧瓶装新酒。

这种感觉,今人体会就更加真切了。就这样古今对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结果也自然是今非昔比。结尾处颇具匠心。“去矣一何速,归定留滞不?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标准的“怨归去得疾”, “恨归来的迟”,让这离别之情别有一番风味了。